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8

Dead in Pantyhose

Image
No one shows empathy to a lady wearing black pantyhose. She is considered as evil and fatal. She is a female ninja, a spy agent, an assassin, a cat burglar or just called Kunoichi. She understands her destiny and feels honorable to be killed when dressing black pantyhose. This is her only fate.



Female Spy Agent died at Office

[Fiction] Shadow Dance

[Fiction] 影之舞

近年流行被稱為「影之舞」的舞蹈,瘋魔了這一代豆蔻年華的少女。她們總是情不自禁地被吸引,而一旦上癮,又不能自已,欲罷不能;也總有人死亡,卻不足於造成驚懾。陳醫生帶我去觀舞,我也就沒拒絕。

事前就聽說舞技大大發展了。就算「鋼管舞」那樣大膽的、帶挑逗性的也成了小兒科。他們說「影之舞」,身軀會包裹著連體的黑色絲襪,手指也被套上,嘴兒鼻子也被緊緊地覆蓋,令我萬分吃驚。當水晶燈徐徐轉動,散發著五光十色,黑色絲襪的油光物料旋轉出令人迷惑暈眩的白光銀影,觀看者就暈暈然有點不知置身何處了。舞中少女都好象中了邪。他們的身子都拉長了,好像與身穿的絲襪混然為一,竟可以在對方身上繞了幾道。

陳醫生看得津津有味。卻開始將視線投注到場內的一個女子身上,她的舞步雖和大家一樣,露出的雙目並不出眾,舞伴卻是驚人。包裹著連身黑色絲襪的她,覆蓋口鼻,外穿著黑色的緊身行政套裝迷你裙,腳踏尖頭高跟鞋,既莊重得體又玲瓏浮凸。

陳醫生問我看到了沒有?我一瞥,不免也嚇一跳。她懷中緊摟的竟是一位傳統日本武士。

「這個舞場武士已殺死了一百多人了,是有名的劊子手。我要告訴她!」陳醫生說,但她看來不免有些惶惑,為了慎重起見,她又問了幾個身邊的人:「你們認識她的舞伴嗎?」

大家都說認識,也知道他的背景了。陳醫生是女性,這時大膽走上去,撫摸了那女子的手臂,細聲地和那女子說話。看來那壯男溫香軟玉在懷,陶醉其中,沒有察覺到外人前來干涉。

音樂聲十分嘈雜,看不到女子回頭,我只看到她的臉色大為不悅,將武士摟得更緊了。

我以詢問的神色對着走回座位的陳醫生。她說:「我們看得這麼清楚,可是她居然否認。還罵:『你才瘋了。那來的劊子手?我自我感覺很好。你少管一點閒事吧!』」

我搖搖頭,嘆道:「別人看得那麼清楚,只有她竟沒感覺到!真奇怪。」

陳醫生對我說:「看來是一種精神病吧,抓什麼,擁抱什麼,外人覺得危險的,她的自我感覺卻很好!」

不久舞場音樂戛然停止,突然舞中女子抽出匕首,快要向武士的心臟位置插去。電光火石之間,武士竟然從容握著她的手腕,好讓她進退兩難。那女子抽刀無力,露出驚訝的眼神。武士一邊把她摟進懷裡,一邊把她手臂扭轉,從容不迫地握著她手腕把匕首反倒架她的脖子去了。這個時候,她氣息急速,蒙面的絲襪明顯起落,雙目無神,身子動彈不得。面臨這種境況,那女子既沒有大聲呼救,旁觀人群也沒有出手相救,全場肅然。另一邊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