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1, 2016

Fiction: 孫策之死

收到了黃祖將軍行刺孫策的密令, 我與兩位金蘭姊妹潛入孫策經常狩獵的丹徒, 伺機行事. 一如以往, 我們穿了貼服的黑色絲質連體緊身衣, 外面則穿著半透黑紗夜行衣, 面披黑紗, 在孫策必經之處埋伏.

孫策騎的是精駿寶馬, 馳驅逐鹿之際更一馬當先, 隨從人等脛自落後. 當孫策獨自一人下馬, 我們三人便伺機躍出, 揮刀刺向目標去.

雖然孫策乃一代名將, 但是我們論人數, 論時機也應佔了便宜. 豈料孫策勇猛難擋, 格刀十數下, 我們已經抵擋不住. 一名姊妹被孫策橫刀腰斬, 凌空打轉摔在地上. 她沒有即時死去, 於是孫策再補上一刀, 直插子宮, 然後慢慢轉動刀鋒. 那名姊妹躺在地上一邊抽搐, 一邊慘叫, 直至孫策抽刀方才氣絕.

另一名姊妹打算乘孫策分身不下從後施襲, 怎料他剛剛抽刀卻不運刀, 竟然運腿踢出地上的短刀, 一下子便穿過小腹, 姊妹來不及反應, 瞪眼凝視, 然後雙膝落地蹲在孫策面前.

實在強弱懸殊, 我被孫策的氣勢壓得不知所措, 手足來不及反應而他已經走到我的面前, 並架刀在我的脖子上. 當我以為他會一刀把我梟首, 他卻先把我的面紗摘下.

「哼! 想不到陰險的刺客生得一張嬌嫩的娃娃臉?」

沒錯, 我只有二十歲, 現在要死了.

他雙掌游移在我的雙乳之上, 讓夜行衣與緊身衣在乳頭上摩擦. 我的呼吸開始加速, 汗水開始自前額、頸部、私處滲出…

「啊……」我呻吟著。「殺了我,求你殺了我吧!」

「還沒有這麼快, 賤人. 」他縱聲大笑。「行刺我的是沒有好下場, 我要慢慢蹂躪你, 要你慢慢折磨而死.」

他吸吮我的乳房,我並未抗拒,甚至還把背部弓了起來,挺起胸口以獻上我的雙乳。

「哦, 怪不得穿著貼服的絲質緊身衣, 原來是個蕩婦呢!」他說道. 我沒有反駁, 更是將雙臂及雙腿纏繞在他身上.

敵人身體開始推進, 我可以感覺到男性陽物進入, 穿透, 征服……「啊……啊……」我呻吟得更大聲了。

「啊……上我……上我吧……不要…停……求你上我吧…」陽具整根沒入花莖,我徹底放縱的高聲浪叫。我從來都不知道, 當穿著連體緊身衣被人撫弄時能有如此感受, 如此的放縱, 如此的歡愉……(當然我不知道千年之後天蠶緊身衣進化為尼龍絲襪, 當作女間諜的必備凶器)

他使勁抱我的更近一些, 插的更深一點, 就在我們情慾的最高點, 我咬緊自己的下唇, 指甲也深陷他的背部, 抓出了血痕.

「啊……使出你的必殺技, 把我處死吧.……我想要…死……我想要死在…你的刀下……啊……啊………出招啊!……」

他在我的體內一洩如注,我們使勁緊抱著彼此. 突然, 我咽氣死掉.

不久, 一個軍官走來, 從我的背部拔出利箭, 全身由黑絲包裹著的屍體徐徐從孫策的胸膛飄落地下, 而孫策的胸口卻如噴泉般湧出血水, 源源不絕.

這個軍官名叫周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