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06, 2015

Fiction: 女間諜的末路

女間諜的末路

半夜,我把公司的機密資料盜取之後,便迅速離開現場。當走到大廈的走廊的時候,便被幾個大漢攔截。我看狀況越來越不妙,正想要揮舞開信刀嚇退他們,他們卻突然一手把我手腕抓緊。他們力氣很大,握緊的我也渾身無力沒辦法掙脫。

我這時只能發出細小的悶哼︰「唔……!」

後面那個就竊笑說︰「呵呵……你想叫救命嗎?女間諜?」前面那個也跟著說︰「對呀!栽在我們手上,你也插翅難飛吧。」

沒錯,間諜失手只有死。可是聽他們的語氣,似乎慢慢蹂躝,痛不欲生,至死方休。我驚恐得雙腿無力,後面那個抽出他麻繩把我的手反綁在背後,而前面那個隔著襯衫摸著我的胸部。綁好了以後,後面那個小鬼則是用力把我的上半身壓下去讓我的屁股翹起來,這動作讓我那件超迷你窄裙更往上縮,只有絲襪沒有內褲的屁股當然就又露了出來。

「咦?挖哩!!唉呀!!女間諜姐姐,身材果然跟其它女性截然不同,早就想嘗嘗你這種的滋味了!尤其是你那雙腿,又長又美!再配上這麼騷的黑色絲襪還有這麼性感的高跟鞋!」

聽到這裡,我心想︰「大事不妙了……。」那個一邊說,一邊開始搓揉我的奶子。我試著掙扎,但是徒勞無功…我的私處因為正正是收藏機密資料的地方,超級敏感,只要稍微刺激一下,我就會全身酥軟,什麼反抗的力氣也沒有,連站都快要站不住……乖乖的任人擺佈……這時我只能發出︰「嗚嗚嗚嗚嗚」的聲音。

後面那個小鬼突然的把一支電棒插進了我的穴裡,並且開始一邊緩慢的抽插,這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沒有防備,放聲的叫了出來︰「啊啊!這樣……不行……喔……人家……會……會那個……啊!」他笑著說︰「呵!這樣才對嘛!!你剛說會那個是哪個?說說看阿!」我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

我說︰「殺死我吧!」

「什麼?怎可以輕易饒過你!」說著又把電棒的旋轉給打開,讓電棒在我的穴裡不停的翻攪!!

「啊……想……想要…被……嗯啊……啊!」

「想被什麼?」

「想被…….喔……想被……處決……嗯啊啊!」

「咦?可是你不是正在被就地正法嗎?呵呵!」一邊說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人家……啊啊!!殺…殺死……殺死我…」

突然之間,另一支電棒又插入我的屁穴去,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慢慢的取代了疼痛……

讓我不禁說︰「哦……插……插進來!殺……殺死……殺死我!請幹我!插進來!」

他似乎又想折磨我,拔出電棒,又用電棒頭磨我的屁眼,我受不了,又開始哭叫:「別這樣整我了!求求你……」我繼續哀求他。

這一次他慢慢地往裡插,三吋、四吋…我忍不住地呻吟:「很深,深……」

五吋、六吋、七吋、八吋……全插進來了,將緊緊的肉洞塞得滿滿的。「嗯哦……對…就是這樣……嗯嗯……插進來!對付女間諜就要這樣子!」

「啊……唔嗯…不行!!……嗯啊…要……要去了啊!」被幹了不到10分鐘,我的身體與臀部微微的抽蓄……「喔!!嗯……唉呦!……怎麼……會…這麼……啊…!!!」

「啊……好棒!!我不知道…原來…被人家蹂躝…哦…會…會這麼……啊!!噢…用力……啊!繼續干人…你們…輪流來干死它…呀…啊…啊…好…啊…快!…再干進來一點!!對!就是這樣!啊…」

後面那個接著抱住我的臀部,用往上頂的方式幹我!!「哇啊啊!!這……這樣頂……人家…太…太深了…哦!不行…會死…會死掉…啊啊!!」

接著他不停的往上頂我,而且速度是越來越快「哦啊啊!!…這…哦…不行…人家會被干死…啊…哦…會幹死的…死了…哦…你們….好…強…干死了…啊…喔…哦…」

這種姿勢讓我被完全的深入「啊啊!!插…哦…插的好深…啊啊!哦……又頂到了啊!」

「嗯啊…你們好利害……人家是騷貨…是賤人…穿黑色絲襪的女間諜就是該死,不用留情!」

屁眼的刺激讓我幾乎全身無力,只能一邊發出「唔…啊……唔嗯…嗯啊……啊……」的聲音。

這時他同伴把我已經翹的半天高的浪臀更往上抬,跪在椅子上的只好放回地上變成站著然後彎腰的姿勢,我那兩條穿著黑色絲襪褲,踏著5吋高跟鞋修長的腿被他向兩邊分開,然後那條粗壯的高壓電棒就插在我的小穴裡,然後拔出來,又插進去,弄得我全身發顫!!

從被插入開始到現在已經超過40分鐘,我已經只能用力的翹高臀部,兩腿稍微彎曲,膝蓋頂在一起,手扶著前面的小鬼,以免腳軟摔倒,不停的喘氣。

我哀嚎的說︰「好…好利害…不要…停…干我…干死我這個賤貨!」

在經過將近一小時的抽插後,他加快了抽差的速度,一插進來就搞的我淫叫不斷:「唔啊啊!已…已經…插到底了阿!啊啊!你們……啊啊!好利害……小穴…快被搞壞了阿!唔嗯……嗯啊……啊!」

我雙腿早就軟了,已經站不住了,身體一直往下蹲,蹲的太低讓他抽插不順利,只好用外套鋪在地上,讓我跪著,讓我像母狗一樣讓他狂干。

最後,虛脫的我被摔在地上,機密資料隨體液流出體外。大漢們拿取資料,便用麻繩圈套到我的脖子去:「成全你,死吧!」

穿著黑絲套裝裙,黑色連身絲襪褲,黑紗蒙面的我雙眼反白,便這樣地被勒死掉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