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14

Fiction: 那些年的柔道課

又是柔道課的時候,大家在道場屈坐,專心聆聽先生的講解,除了我這個不守規矩的學生心不在焉。我挑釁鄰坐的高材生:讀書考試她在行,相反運動競技則不是我的對手了。然而高材生沒有理會我的說話,反而先生的視線轉向我身上了。

先生為了教訓我這個壞學生,於是著一個好學生跟我比試,她便是鄰坐的高材生。不但我感到愕然,她聽到指令後也微微瞪大眼睛。我們聽了指示,慢慢步向比賽場內。當我還有點猶豫的時候,她卻著我不要留力呀,突然她擲下了煙霧彈。煙霧消散後,她竟然迅即換裝了。她穿的不是白棉道袍,而是黑色綢緞道袍。道袍之下是黑色半透明的絲襪包裹全身,不但雙腿,甚至連手指也給絲襪套上。沒有穿褲子,於是露出她那對的穿著黑絲的修長腿子,我從未看過平日保守的她穿得那麼暴露。腰間依然繫著柔道帶,顯示黑帶初段。顯然而見,她不但是考試高手,也是柔道高手,我這條黃帶初哥正是在越級挑戰,不是自尋死路?她還穿了一件黑色不透明的絹感緊身衣,樽頸衣領當成面罩蒙面,臉容只露出一雙明亮眸子。正因為只露出雙目,所以我也注視於她的眼神,我從來未如此直視她的雙眼,不期然有一種觸電的感覺。

先生喊開始,我倆各自展開攻勢,相互糾纏。然而,始終實力懸殊,尤其柔道講求以小勝大,未幾差距逐漸拉開。當我想抓住她的道袍,我卻被她使出隅返狠狠摔到地上去。這時候便給她機會上前使出固技,縱使我展開防衛姿態,但是我被她軀體壓制。她先是把我四肢固置,臀部騎在我胸口之上,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恕我無心窺看,讓我看到她除了穿上黑絲卻沒有穿內褲。她雙腿狠狠地夾住我四肢,教我動彈不得,也讓她自己穩定身體。別以為她雙腿的絲襪在身上擦拭是爽透了,那時候我沒有那般想法,因為我當時只想逃命。當固技成形穩妥,她便向我的肩膀施壓,再施力把我的手臂向後折。形勢比人強,倔強的我也得叫救命,真是蒙羞。高材生見狀隨即鬆開手腳,徐徐站立,展示不設防的姿態。

也許我被她摔得頭昏腦脹,也許我是惱羞成怒,況且先生還未喊停,我出於本能彈起衝向高材生那兒,二話不說,一手擒拿,環抱腰間。她來不及準備,被我狠狠抱緊,根本無法逃脫。本來絲襪的光滑表面應該可以讓她如魚逃逸,可是我的鎖定姿勢太過奇妙,反而越是用力便越是收緊。也許是她矜持,也許是她蒙面,就算被我鎖得喘不過氣來也依然默不作聲,可是她雙目已經露出勉強的眼神。可惜我求勝心切,頭昏腦脹,竟然胡塗得不顧柔道規則,胡打胡摔,越打越狠。

我抓著她的腿子,順勢撫摸絲襪的表面,直至抓著鎖緊她的腳眼位置,把她整個軀體上下倒轉,將她夾在跨下,雙手環抱她肚子,將對手舉起,她穿黑絲雙腿被倒轉凌空掙扎,重重摔下。看著她高空墮地而無奈瞪眼,砰!接著,抓起她的身體,將身體翻轉過來、腳上頭下,順勢往地上一坐,讓她頭著地,砰!不愧是高材生,被我兩次重挫,竟然還可以站立起來,不過好像失去意識,雙目無神,似是等候處刑;四肢抽搐,身軀搖搖欲墜。我記起她著我全力以赴,不用留力。難道她當時已經意識到自己要遭處決的宿命?我以勝利者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粗暴地抓起她的頭髮,把她身體往後拗,我舉起手刀,往她胸脯劈下去,結果她打破沉默,淒厲慘叫,瞪大雙眼,倒臥地上,一臥不起。

如此慘不忍睹的蹂躪,先生也得喊停,勝負已分。我,違反規則,即判失格。她,倒臥不起,負。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競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