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4

Fiction: Her Final Mission

Image

Terrible Valentine's Day

Image
The youth are used to have fantasy on Valentine's Day nowadays. They spend and make wish on each other. Yet the fact is that hate always starts from love.


Ryu and Chun Li are thought as lovers in the video game, ironically we control them to fight each other.

Fiction: 殖民追憶

自少接受宗主國精英教育的我,十分討厭自己中國人的血統。因此,畢業之後加入了宗主國資本的企業,做一個被人鄙視的商業間諜。

一如已往,任務之前,我穿上了一套黑色的職業女性套裝,一襲黑色連體絲襪,絲襪連面罩,掩蓋了自己的身份,沉醉鏡子中美麗致命的自己。黑色的西式短裙套裝,前包後空的黑色魚口高跟鞋,再加上黑色光滑的絲襪,讓整個她看起來成熟性感。給自己上了一點淡裝後,我踏著高跟鞋發出蹬蹬的聲音出門了。

今次的目標是華商的建築地盤。殖民後期,華商崛起,宗主國資本屢戰屢敗,商業間諜便成為最後的王牌。正當以為順順利利潛入地盤,豈料本應下班了的地盤工人突然出現。那些沒有教育的工人崇尚民族主義,甘心為華商拼命,對待我這個間諜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我感到渾身發燙,拼命地把兩腿並攏,穿著絲襪的雙腿不禁摩擦,並嘗試遮蓋著自己的裙口。我眼見那些工人傻傻乎盯著我的黑絲長腿,靈機一動,因為我的連體絲襪還包括手套,所以一手抓著工人下體,按摩兩三下,那人隨即精盡人亡。

起初倒湊效,擊倒了幾個。這時突然感覺大腿上的絲襪繃緊了,低頭一看,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地上爬來一個工人,正用手輕輕拉扯我的絲襪。我正想推開他,突然屋外沖進來一個人大聲叫著不用善待我這個民族罪人。儘管死命的掙紮,無奈哪敵得過一幫天天幹活的工人?現在只感覺到無數只手在她腿上,腳上,手上,身上亂摸,抓得她生疼,還有人索性邊走邊抱著她穿著絲襪的腳舔,沒過多久被扔到地上去了。一幫人閃電般的脫了臭烘烘的衣服,像餓了一個冬天的狼一樣撲在我身上,胡亂摸著,舔著。這些早被民族熱血沖昏了頭的餓狗發瘋地對我拳打腳踢。突然一個民工像瘋了一樣地撲上去亂啃起來,疼得我叫出聲來。一幫人見狀都像蒼蠅一樣圍上去,就像爭搶蒸籠裏的饅頭一樣亂抓。

他們胡亂地舔著我的絲襪長腿,雙手像鐵鉗子一樣錮著她的腳脖子。在舌頭與絲襪與腿互相的摩擦中,只想找一個平時更不敢想象更特殊的方式來宣洩它。於是他們不再舔我的腿,而是死死抓住我穿著前包後空高跟鞋的腳,急不可耐地掏出工地專用的鋼把手,從我的腳底與高跟鞋的夾縫間塞了進去。我的高跟鞋在後面有一個帶扣的袢勒住後跟,那拉力使得高跟鞋與她的腳底緊緊的夾住鋼把手。工人拼命得翻起白眼,瘋狂地抽動著。我全身都被工人們的手和地盤工具還有舌頭摩擦著。不過那個工人倒沒有後勁,之後便用力過度昏去了。

其他的人卻前仆後繼,舉起了我的腳,有人用鋼鉗胡亂的蹭著我的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