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Fiction: 三個正義



兔:我認識娜。她本來是一個善良活潑的女生。可能一念之差,淪為邪魔的爪牙。今晚在這兒遇見了她,她突然脫下平日穿的寬身牛仔外套和牛仔褲,眨眼間便換上無袖的織錦外衣,全身四肢則套上黑色絲襪,黑紗蒙面,只是露出她一對水汪汪的眼睛兒。平日掩蓋了的玲瓏身材展露無遺,借用男生的言語,儼如性感女神。雖然她對我拳打腳踢,但是我對她沒有恨意,因為我完全感覺不到她的殺氣,還是我仍然當她是朋友?最後她還用絲襪勒住我的脖子,幸好麗與美及時相救,合力把她擊倒。當她躺在我的懷裡,我以為只要幫她脫掉包裹全身的絲襪便可以還原我認識的娜。豈料,我正要扯下面紗的時候,她著我住手。她說身為忍者就要有必死的覺悟,央求留給她最後一點尊嚴。這是什麼歪理?

麗:我們是正義的戰士,她是邪魔的爪牙,正邪不兩立。消滅邪魔妖怪不啻是我們的責任嗎?兔實在太婆媽了,哼!我一手搶走兔的鉤魚刀,打心一橫,往那忍者的下腹插下去,然後慢慢地往下割開,她緊閉雙眼,忍痛不喊,只是吱吱作聲,還有一條一條絲襪絲斷開的聲音。割至私處,有些內臟流了出來,還未死掉。忍者不是要有必死的覺悟嗎?遭盡折磨正是忍者的末路!我把刀柄插進她私處傷口,發動高壓電流。這次她真的挺不過了,雙眼張大,四肢失控,全身抽搐。電壓逐漸加大,悲鳴聲逐漸響亮,直至雙眼反白,一命嗚呼,惡靈消散。

美:兔抱著蒙面忍者的屍體傷心啕哭。麗是否做得過火了嗎?我們理應有其它解決方法,儘管消滅妖魔是我們的本份。不,我有資格指責麗嗎?水剋火,正正是最有能力制止麗的我,卻袖手旁觀,難道心底裡是支持麗嗎?況且,我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面對蒙面忍者的奇幻妖術,一般攻擊是不湊效的。兔差點被勒死不在話下,麗的火焰攻勢也是徒勞。站在最遠處的我,啟動水砲,全地都積水結冰。果然不出所料,穿絲襪的忍者便失去平衡,溜滑倒地,任人魚肉。那一刻,她還未被徹底制服,我的理智告訴我,必須施行各種酷刑,擊潰她的意志才行。水砲對準她各個敏感部位發射,果然絲襪紮緊的軀體的敏感度特別高,好處是令忍者觸覺更加敏銳,但也成就這一刻的惡果。我趁蒙面忍者不能自已的時候,走近她身邊,不禁撫摸軀體上的絲襪。當忍者享受觸摸絲襪之際,我出奇不意扭斷她的關節,挑斷手筋腳,致使動彈不得,躺在冰地上抽搐,直至解開絲襪糾纏的兔前來。相比麗的行為,我的理性是更為變態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