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9, 2013

One Piece



The female spy agent is full of black stocking, thus full of positive power. That's why she wins in the financial centre.

Friday, January 25, 2013

Fiction: The Life of the Loser

Fiction: 失敗者的人生

對年輕一輩來說, 她是非常陌生; 就算老一輩也未必知道她的存在. 正確一點來說, 根本沒有人知道她是誰. 讓我姑且叫她做KM - Kunoichi Master, 當是對她可憐的一點尊重.



她第一次登場的時候, 真是很多年前得我也忘記了, 不啻教人眼前一亮. 緊身的衣著不在話下, 當時教人注目的是她蒙面的忍者裝束, 表現神秘莫測. 從她的身材與膚質來看, 也許是十多歲的女生而已. 可是, 全因她蒙面對沒有口形, 只是露出教人心寒的眼神, 沒有一個對手沒有驚栗不已.



更可怕的是, 年紀輕輕卻一身熟練的忍術, 如鬼魅的身手, 沒人能測的暗器, 加上令人心寒的眼神, 確實起初占了明顯的上風. 不過, 畢竟對手不是膿包, 生死存亡的時候是沒有人對她客氣的. 一旦對手抓著她的去向, 身軀弱小的她便只有被揪的份兒. 一旦抓著了她, 很多人都能夠單手把她任意舞弄, 好像一條被豺狼咬住垂死的小兔, 或似是一條柔軟的面粉條. 最後, 豺狼成為贏家, 小兔成為輸家, 被掛在擂台邊的索纜上. 雙腿被離地吊著, 雙臂垂下搖曳, 豺狼會抓著她的頭, 讓鏡頭大特寫那張輸掉了的蒙面忍者的臉.

難道我生下來只為成就他人嗎? 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對手恥笑一番的她, 心裡也許會那般想著.



成王敗寇, 失敗者總會讓人忘掉. 多年後, 她再次於擂台亮麗登場. 那時候她的身材比之前更加玲瓏浮凸, 脫掉少女的稚氣, 充滿讓人愛不釋手的女人味. 她的忍者衣裝比以前更加輕薄貼身, 只是穿著一種由手指,手臂, 至身軀, 到腿腳都包裹又如絲襪透切的黑色緊身衣. 跟從前一樣蒙面, 一樣蒙得沒有口形.



更貼身更輕薄的裝束, 也就是更迅速的躍動, 而且快迅得氣流可以刮破皮肉, 她身軀的撞擊力足以讓對手骨折. 這時候, 她是名符其實的奪命忍者.

當她以為勝利是唾手可得的時候, 命運是多麼的作弄人. 她正從高空急墜偷襲對手的一刻, 因為對方無法肉眼察覺她的行蹤, 便索性自插雙眼弄盲自己, 純用聽覺與皮膚對空氣的觸覺, 不但避開了她的偷襲, 而且利用她急墜的衝力, 渾身使勁揮出上鈎拳, 絲襪的質地也加倍揮拳的速度, 三股力量完完全全地反擊到她身軀每一處. 摔到地上去的她, 勉強雙手支撐了一會, 便伏倒地上去了.

她最後的下場是怎樣呢? 失敗了的還有誰理會呢? 相信沒有人會考究這個問題. 據說有人看見她之後還有登場, 不過是擔當"工作者", 換言之是讓人練靶. 對手揪得起勁, 觀眾看得興奮, 就算只有她獨個兒受苦, 那又如可? 沒人考究失敗者的身份, 好! 妳還是一直蒙面下去吧, 一直受盡折磨, 受盡屈辱地活下去吧.

問世間有什麼, 比付出過一生的奮鬥努力卻換來淪落折墜慘過凡人懶人的境況, 那般悲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