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8, 2013

Professional is just a dream

When the youth graduate and enter the society, they want to be recognized by the public quickly. However, some of them has little vision and just focus on appearance. Girls like to wear black suit and black stocking or pantyhose. In fact, those stuff cannot help.

A lovely girl pretended to be nice and suddenly attacked. Yet she lost.

A female sniper hid in the dark and thought no one could find her. Yet she was shot.

Twins become a female assassin and a female spy respectively. Wearing black suit, black gloves and black stocking could not save her from failure.

Monday, September 02, 2013

Dance on Knives

It was reported that Ballerina Amelie Segarra recently wore a pair of ballet shoes attached with knives. What a challenge. Yet she was not the first mover. A female assassin, Denai, who was assigned by Lodos Mafia, wore tight suit with the knife shoes. She tried to assassinate City Hunter Saeba Ryo but failed. She selected to die for failure.



Reference:
  • Ballerina Amelie Segarra Dances on Knives Atop Baby Grand Piano
  • City Hunter Episode 51
  • Monday, August 26, 2013

    Fiction: 三個正義



    兔:我認識娜。她本來是一個善良活潑的女生。可能一念之差,淪為邪魔的爪牙。今晚在這兒遇見了她,她突然脫下平日穿的寬身牛仔外套和牛仔褲,眨眼間便換上無袖的織錦外衣,全身四肢則套上黑色絲襪,黑紗蒙面,只是露出她一對水汪汪的眼睛兒。平日掩蓋了的玲瓏身材展露無遺,借用男生的言語,儼如性感女神。雖然她對我拳打腳踢,但是我對她沒有恨意,因為我完全感覺不到她的殺氣,還是我仍然當她是朋友?最後她還用絲襪勒住我的脖子,幸好麗與美及時相救,合力把她擊倒。當她躺在我的懷裡,我以為只要幫她脫掉包裹全身的絲襪便可以還原我認識的娜。豈料,我正要扯下面紗的時候,她著我住手。她說身為忍者就要有必死的覺悟,央求留給她最後一點尊嚴。這是什麼歪理?

    麗:我們是正義的戰士,她是邪魔的爪牙,正邪不兩立。消滅邪魔妖怪不啻是我們的責任嗎?兔實在太婆媽了,哼!我一手搶走兔的鉤魚刀,打心一橫,往那忍者的下腹插下去,然後慢慢地往下割開,她緊閉雙眼,忍痛不喊,只是吱吱作聲,還有一條一條絲襪絲斷開的聲音。割至私處,有些內臟流了出來,還未死掉。忍者不是要有必死的覺悟嗎?遭盡折磨正是忍者的末路!我把刀柄插進她私處傷口,發動高壓電流。這次她真的挺不過了,雙眼張大,四肢失控,全身抽搐。電壓逐漸加大,悲鳴聲逐漸響亮,直至雙眼反白,一命嗚呼,惡靈消散。

    美:兔抱著蒙面忍者的屍體傷心啕哭。麗是否做得過火了嗎?我們理應有其它解決方法,儘管消滅妖魔是我們的本份。不,我有資格指責麗嗎?水剋火,正正是最有能力制止麗的我,卻袖手旁觀,難道心底裡是支持麗嗎?況且,我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面對蒙面忍者的奇幻妖術,一般攻擊是不湊效的。兔差點被勒死不在話下,麗的火焰攻勢也是徒勞。站在最遠處的我,啟動水砲,全地都積水結冰。果然不出所料,穿絲襪的忍者便失去平衡,溜滑倒地,任人魚肉。那一刻,她還未被徹底制服,我的理智告訴我,必須施行各種酷刑,擊潰她的意志才行。水砲對準她各個敏感部位發射,果然絲襪紮緊的軀體的敏感度特別高,好處是令忍者觸覺更加敏銳,但也成就這一刻的惡果。我趁蒙面忍者不能自已的時候,走近她身邊,不禁撫摸軀體上的絲襪。當忍者享受觸摸絲襪之際,我出奇不意扭斷她的關節,挑斷手筋腳,致使動彈不得,躺在冰地上抽搐,直至解開絲襪糾纏的兔前來。相比麗的行為,我的理性是更為變態嗎?

    Thursday, August 22, 2013

    Declaration Gesture

    In the Scholarism's press conference of this week, the group requested pan-democratic parties to sign a declaration for full rights of norminating the entire electorate in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2017.



    In addition, they showed a new gesture of summoning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Wait, why was the gesture so familiar?



    Do you still remember her? Her name is Oniwabandana オニワバンダナ, the evil female ninja against Pretty Sailor Senshi 美少女戦士. Have the group gained the same ninja magic for fighting against the repressive regime?

    Friday, July 05, 2013

    Fiction: Deep Throat Not Null

    The PDF file is a fiction. The fiction is called Deep Throat Not Null, a confidential story about Mass Surveillance. Have fun.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5qlmSg9umtNV25Wdjh2Q0wxUkU/edit?usp=sharing

    Thursday, July 04, 2013

    Death with Honor

    When a female spy is being killed in a mission, she will find an extreme orgasm. This is because she wears black stocking for the honor of the assignment.


    Wearing light black pantyhose, she felt confident. But the enemy was too strong. Finally her death body became an education model.


    Taking off her glasses, you know her satisfication.


    Although her bodystocking was made by high technology, she could not escape from death.


    She was arrested, tortured and executed.


    This was her final assignment. And she got free together with black stocking.

    Thursday, June 20, 2013

    Western Cat Burglar

    Dark Heroine Muk Lanfa has been described in serveral articles. Black mask, black veil and black suit are her icons.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planet, a beautiful blonde dressed up like Muk Lanfa but acted as a cat burglar. Will she escape from being arrested successfully?


    Source: Alessia Raven - Pantyhose everywhere:)

    However, most burglars failed...

    Thursday, May 23, 2013

    Fiction: Two men and I

    The PDF file is a fiction. The fiction is called Two men and I, warm hearts under cool masks. Have fun.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5qlmSg9umtNa1cwUWZfbzliMHM/edit?usp=sharing

    Wednesday, May 22, 2013

    What i am talking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After the samurai killed the female ninja, he said that serving her master resulted in such poor destiny about which everyone feels sorry. What a cynical remark!

    務めとはいえ、哀れな末路だ。
    (つとめとはいえ、あわれなまつろだ)

    Friday, April 26, 2013

    Fiction: 投銀殺意 VI - 生命中不能逃避的輕

    生命中不能逃避的輕


    一輪月,一線光;一間房,一張床;兩把聲,三個身。

    羅拔坐在那忍者的蜂腰,緊緊的壓在地上,徒讓忍者揮掌頓足地掙扎。無奈,掙扎多分鐘之後,也許意識到那是徒勞無功的,也許因為是筋疲力竭,她放棄了掙扎,任由羅拔舞弄。根據庫伯勒羅絲模型,人面對災難的時候,心理會經歷五個階段,正如躺在地上那個忍者。

    第一是否認。她潛入羅拔的房間,專心搜刮客戶的秘密檔案的時候,我稍稍拉開窗簾,讓皎潔的月光漸漸投射到忍者身上,讓她無所遁形。看見她那一刻皺眉,也許心裡驚呼:不會吧,不可能會是這樣。

    第二是憤怒。雖然忍者確實比一般間諜高超,但是她面對的卻是兩位大行的合夥人,束手就擒已是註定的事。如脫兔的羅拔敏捷地摔她到地上,她方始如夢被醒,狠勁攻擊。

    第三是討價。既然掙扎失敗,示意投降吧。太天真了,認為羅拔會就此放鬆戒備嗎?羅拔隨手找來一條領帶,在毫無反抗下纏繞到她的脖子去,好讓她「求仁得仁」。

    第四是抑鬱。當她得悉計謀失敗,沒有立即反抗,也許她明白一切已成定局,只好盯著羅拔對自己進一步行動。

    第五是接受。事情已經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也許忍者已經接受現實,盯著坦露軀體的羅的時候不知不覺地戀上他扎實的肌肉,縱使被人勒緊脖子,她卻陶醉於用她套著黑色絲絨手套來撫摸他的背肌。

    普通人被勒頸缺氧,至多十幾秒便足以昏迷,幾分鐘後便大腦死亡。雖然忍者經過特殊訓練,但是蒙面行動則抵銷增長的持久力。那條蒙面忍者閉起雙眼,欲仙欲死的樣子真是教人毛骨悚然。套著黑色絲絨的那對手在羅拔的背肌爬行,一時輕觸,一時撫摸,一時搓揉,一時抓住。我懶理她自掘墳墓,反而翻看她搜刮得來的檔案。不出所料,能夠聘任忍者行動,不是大行便是國家,原來是那國搜查國民的收入。如那國先賢所云,死亡與納稅是無可避免。金融風暴,餘波未了;列強經濟,風雨飄搖。那國為了滅赤,不惜全球追輯國民稅款,務求滴水不漏。

    不消廿秒,在肌膚上舞動的手指停下舞步,手臂漸漸地鬆開,輕輕地飄落到地上去。無力的脖子不再支撐沉重的首級,似是讓這鉛球自行滾到遠方。羅拔卻沒有放鬆力度,因為她只是休克,還需幾分鐘才能夠鎖住鬼門關的閘門。

    「連脈搏都沒有了。」羅拔煞有介事地說。

    「這兒是你的房間,那些是你的檔案,這條也不過是你的敵人。與我無干。」

    「看看她的盧山真面目。」羅拔說。

    「我沒興趣。」

    離開的人輕輕的走,留下來的人卻重重的活。羅拔小心翼翼地解開忍者的蒙面頭巾,我還是留意著-人總是口是心非。當今家家財政緊絀,聘任忍者簡直是奢侈。她的頭巾是傳統的樣式,折疊覆蓋既花時間且花心思,需要一定的手藝。當頭巾解開,發現底下還有一層面罩。那個面罩是內穿的絲襪的一部份。忍者為了不動聲息,窒礙呼吸也在所不惜。當拉下面罩的時候,我不禁驚訝她那真面目是多麼秀麗,相對同等級別的身份,她是很年輕的。短短時間晉升為忍者,當中的奮鬥與努力應是不為外人道吧。她那個秀麗的化妝,加上層次有致的髮型,甚至那修飾過的眉毛,跟蓋那蒙面頭巾一樣,都是別具匠心。由此可見,她十分看重忍者身份與這項任務。難怪她閉目撫摸羅拔的樣子依然臉容精緻,眉毛猶如疾風中的勁草。

    女人愛美麗。與一般忍者穿著長袖衣褲的夜行裝不同,她只是穿著一襲全黑的簡式和服,外露的地方都已經由黑色的絲襪完完全全地包裹著。雖然和服是淨色,但是絕對不是簡單的貨色。整件衣服的布料是上乘的織錦,隱著傳統的暗花,而領口與袖口的布條,跟纏繋腰間的絲帶都有精美的繡花。和服長至大腿之上,僅足以遮掩下體,所以兩條長腿便顯露無遺。在她掙扎的時候,雙腿奮力伸屈,好像一波一波的黑色海浪在地上翻滾,極有動感。

    羅拔解開她腰間的絲帶,脫下她的和服,發現內裡還穿著一件頭如泳衣般的黑色緊身衣。加上手套與高跟鞋,眼前的形象特別顯得現代化,跟初見的傳統外觀大異其趣。

    「想不到肌肉很結實,那六件腹肌訓練得不錯。」羅拔順著緊身衣的曲線抓摸,並狠狠揮拳猛擊腹肌,試探虛實。

    我看她頭巾的紋路,已經知道她為了當上忍者,背後的付出是非比尋常。現在這一點由羅拔證實了。當羅拔脫掉她的手套與高跟鞋,隔著絲襪也可以看到她的手指甲與腳甲也塗抹了紅色的指甲油,顯然與口紅色調一致。這些沒有實際功用的裝飾,相信跟她臉上的精緻妝容如出一徹。縱使付出無價的青春,經歷艱鉅的訓練,接受難耐的挑戰,然而最後卻付之一炬。相比之下,那些庸材整天無所事事,飽食終日,安享晚年,難道現在這個結果便是她苦困多年的期望嗎?

    那位緊身衣既靭且緊,羅拔必須費勁才把它脫下來,只有娃娃和死人才讓人胡弄至此。原來身份神秘的忍者給羅拔脫得只剩全身絲襪衣,身軀毫無掩蔽地躺在地上。羅拔往她下體試探的時候,竟然發現那處絲襪有兩個造口,剛好位於她的那兩個洞穴。

    「這是什麼一回事啊?」我不禁反思。

    妳用心折疊覆蓋的頭巾,是為了讓人解開,窺探妳精心的妝容?妳精心挑選的和服,是為了讓人脫下,展示妳健碩的身材?妳穿著緊貼的緊身衣,是為了讓人用力拉扯,蹂躪妳絲襪包裹的軀體?妳絲襪下的那兩個造口,是為了讓人插入,侵占妳神聖的尊嚴?難道妳一切奮鬥努力,不過是成為別入的食糧?正如企業家一生奮鬥得來的積蓄,一下子給富人稅吞噬殆盡。食物鏈之上,大家都是食物,只不過我在妳的上層而已。

    「候活,來吧,成人之美,好嗎?反正有兩個。」羅拔說。

    「我沒興趣。」

    「那麼過來幫忙吧。」羅拔著我從後抱起她,好讓他在前面做事。

    當我環抱她的腰間,忽然回想當初她掙扎的情景。

    你壓下來,讓我腹肌抵擋泰山的氣勢。幾乎動彈不得的我,只有雙腿隨風飄迫,縱使落地也沒生根。我要成為你任意舞弄的娃娃,但你眼裡沒有腿子,只有脖子,勒緊。絲絨手套是用來拿著世間精品,你的背肌便是價值連城的玉觀音。我閉起雙眼,從未如此的歡愉,還是過去太過殘酷?窒息的快感是致命的,致命得教人不可逃避。皎潔的銀光輝煌照耀,一片。最後的輕拍不是消殞的抽搐,只是作別的招手。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她那兩個洞穴都被填滿。一輪月映射一線光;一間房安置一張床;兩把聲躍動三個身。我化成她的替身,替她完成生前的遺憾。

    Wednesday, March 27, 2013

    Twins

    Humans need friends. Likewise, spy agents need partners who are in trust.


    The two female spies wearing black dresses and black pantyhose have strong bond. Is their bond stronger than James Bond?

    Thursday, March 21, 2013

    Punishment against Murder

    What is the punish against murders? Death sentence! Even such professional killers as female assassins cannot escape from the punishment, there is certainly no exception for those who murdered their parents.

    Female Assassin felt sorry before execution... too late!
    Female Assassin relaxed during execution as she expected so.
    Once a female assassin put on black pantyhose, she should have understood her cruel destiny ahead.

    News Reference:

    Friday, March 15, 2013

    Fiction: 那些年

    「… 柯先生,貴公司的人民幣匯款狀已經辦妥了。」

    我一邊閱讀厚如山丘的文件,一件聽著眼前銀行代表的熟識的聲線。我衝口而出:「你是上海的沈小姐?」

    沈沉默一會,靦腆地說:「柯先生,下次到上海,不要把皮包弄丟唷。」外表斯文的她竟然幽了我一默,大家不禁會心微笑。

    「沈小姐,我真是要再一次的多謝你。想不到我可以在台北遇到你真人哩。」

    「柯先生,請你不要客氣。你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我姓沈,是你的客戶服務主任。」同樣一句說話,無論那天在上海聽到,還是今天在台北聽到,同樣地窩心。不過,她下一句說話卻教我嚇了一驚。「其實,我們以前已經遇見過了。」

    當我聽得一頭霧水的時候,沈優雅地站了起來,走到背後靠落地玻璃窗旁邊。沈的可愛臉容已經教人興嘆,原來她的身材更是驚艷。她穿著一襲黑色行政人員套裝裙,當然是符合她的身份。貼身的剪裁凸顯她胸豐腰纖;黑色的絲襪展露她美腿曲線。她背著不知弄些什麼,然後把束髮圈解開,放下到肩的秀髮。她靜止了一會,我左顧右盼要看看究竟的時候,她輕輕一躍,整個身子面向著我,突然嚇我一跳,變成一個蒙面忍者!

    好歹我也是個高管,面對任何事情應該沉著應對。我吞了口水,深呼吸一口氣,整個人才可以鎮定下來。心情鎮定了腦袋才可以思考。「啊!你是當天救我一命的女俠!」當天的事情如錄影回帶般重新在我腦裡放映出來。

    那天在上海丟了皮包,不但缺錢,而且弄失護照證件。往公安所報失,更莫名其妙地被公安扣押了一晚。眾所周知,這個國度,沒錢沒辦法。雖然銀行幫我弄好現金透支,但是倒楣人困在衙門,應急財怎可到手?那時候,就是沈一句「你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成為我心靈的唯一依靠。

    雖然我行事光明磊落,但是要呆在公安所一晚,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更遑論生意上的阻滯。那時大概深夜兩時左右,我失眠沒睡,情緒跌至谷底。正值感到人生絕望的時候,一個魅影從遠方飄近,在微弱的燈光下,漸漸映出她的真身。那個形象正正就是今天站在我面前的蒙面忍者。她甫出現便示意我默不作聲,接著蹲在我面前,把一張新的提款信用卡和一疊人民幣不動聲色地放進我的口袋裡,並示意那些是我的東西。目瞪口呆的我作出不了什麼反應,只是凝視她的形象,她是我黑色的女神,是我的及時雨。她做事乾淨利落,示意完畢便如魅影般離開。當晚一席間,是我的一輩子。

    回憶的思緒不停地縈繞,我不期然走到她的面前,抓著她垂到腰間的雙手。如當晚一樣,她穿起黑絲絨手套來。似乎我太唐突的吧,她睜大雙眼望著我。身為高管的我,可能佔有慾極強,我也認為我失去了理智,竟然伸手抓著她的面罩,把面罩拉下來。她的面罩其實是她內衣的延伸,跟絲襪的質料是相同的,從頸項處拉到鼻子上去便緊緊地蒙起容貌。根聞同樣有蒙面習俗的回教女子的面紗不容他人觸碰,猶如私處。忍者的面罩是否同樣道理呢?我不清楚。

    沈沒有反抗,只是含情脈脈似的望著我。我倆對視一會,我便開聲說:「為了報答你的恩情,沈小姐可以賞面一起吃個晚飯嗎?」

    沈思考一會,卻面有難色地說:「我今晚還有公事在身,如無意外,恐怕已經是子夜場的時間了…」

    「我們便去看子夜場吧。101威秀影城,好嗎?你在哪兒工作?我駕車來接你吧。」

    「我不太方便透露工作的地方。不如我們十二時在電影院門口等吧。」

    「一言為定!我們一起去看『那些年』吧。」我是否太過進取,有失忴持?她滿心歡喜似的點頭和應。我們便繼續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談論公事。

    台北的春天是雨季,每天都下雨下個不停。我在電影院門前,仰望從天而降的雨點,握著一把大雨傘,等候使用它的機會。看著雨水,從雨水中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的過去,每滴雨水好像載著我過去每一件事情。這一滴雨水載著我的榮升高層的興奮,那一滴載著我通宵達旦的辛勞。有一滴載著我征戰四海的威風,有一滴載著我夜欄人靜的孤獨,有一滴載著我對她的心動。我不禁苦笑,我心動了。

    就在這一剎那,一件大學時發生的小事在腦海瞬間閃過。那時候流行格鬥遊戲,年少無知,以為那是熱血的表現。我與幾位室友一起舉辦了格鬥賽,當時沒有什麼人認真理會,我卻逞強地搞起來,還身兼主辦人與參賽者。我每天在宿舍練拳,猛舉啞鈴,並幻想可能遇到什麼樣的對手,然後狠、狠、揍、死、他!

    可惜的事,報名的真是聊聊可數,小貓三四隻。更糟糕的是,第一場之後更多選手溜之大吉。我沒有看過那一場賽事,聽聞是跆拳部的學長對決一個女忍者。什麼?忍者?還是女生?真的,她報名的時候只填上忍者兩字,而且格鬥時還著蒙面,沒人知道她的身份。嘩!那不啻日韓大戰,應該精采絕侖吧。大家都以為學長可以輕鬆勝出,結果被女忍者擊倒,聽說還輸得很丟臉。其它選手也聞風喪膽,避之則吉。

    這回輪到我登場了,終於遇上那位女忍者。遇上前以為是龐然大物的醜女,豈料是身材玲瓏的健美女子。之前以為是個古裝人,怎料她穿著的是一襲貼身的黑色行政人員套裝裙,配上黑色的絲襪與黑色的尖頭高跟鞋。雙手套上黑絲絨手套,絲襪質料的內衣延伸至鼻樑,緊緊地套著臉龐。這個女忍者的形象確實教人驚艷。

    「你砸了我們的比賽,我要打-死-你!」我要放話令觀眾情緒高漲,才對得起我主辦人的身份。她果然是忍者,沒有回應,只是她僅餘露出的眼睛,露出不屑的眼神。

    宿友走到我們中央,大聲朗誦規條:「比賽三分鐘,遇到流血情況亦不暫停,勝負由全場觀眾鼓掌大小生認定產生。兩位選手請注意,比賽可以戳眼、踢鳥、甩耳光,還可以踢鳥。後果自負,各安天命。出人命我可不管,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忍者還是交疊雙手於胸前,動也不動。「啊!認真打呀!」我喊叫,並擺起拳擊姿態慢慢走近忍者。

    說時遲,那時快,她猛然衝至我方,左掌虛構一劃,右拳狠狠的擊中我的鼻樑了。清脆的攻擊,我便愣愣地倒到地上去,流出鼻血來。觀眾情緒霎時高漲得很,一陣驚呼。想不到這樣狼狽,難道被幹掉的是我嗎?我抹掉些鼻血,再次站起來。

    我依然衝上前去,但不敢怠慢,先發制人,踢腳。好!踢中。忍者被我掃得無法踏進。這樣子,她一拳我一腿,互有攻守,全場也屏息以待。不過短短一分鐘,但每一秒都是劇烈的缺氧運動,真是十分耗氣竭力。我心想,這樣互毆得流氓似的,不見有得著,而且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我喘氣也越來越劇烈。過了兩分鐘,戰事還沒有突破,只是姿勢改變了,我揮拳,她掃腿;我當她是沙包地打打打,我身上卻出現大小不一的流血傷口,都是她高跟劃破或刺傷。

    畢竟,時間是公平的。忍者也累,蒙面的她在缺氧運動之下更加消耗厲害。她的面罩漲縮顯示她氣促不已,她脹大的胸脯也不敷應用。最後的一分鐘,幸運女神降臨我方,她掃腿沒有那麼急,讓我抓著機會拽著她的腿,還來不及回味第一次觸摸絲襪的感受,我便撲抱在地上扭打。她雙手架起護頭,我不能使出慣用的勒脖子,只好踹她肚子,教她痛得快吐。這是步履維艱的第三分鐘,她雖偶有反擊,但我還可抓著她摔到地上亂揪。

    宿友開始讀秒,她伏在地上喘氣,我也筋疲力盡。一個念頭閃過,從漫晝裡認識到的一招夢幻的格鬥技:KAKATO OTOSHI。那是空手道的術語,使用者單腳高高抬起,腳跟高過對方的眼睛,然後快速下墜,用足踵或腳掌攻擊對方的頭頂或顏面。平時根本沒有對手給時間讓你提腳,不過伏在地上喘氣的忍者卻可以愣愣地看著我慢慢抬腳,沒有左閃右避,呆呆地揚起脖子,完完全全接受我這一招:KAKATO OTOSHI!

    女忍者悲鳴一聲,便伏臥地上去,徹底地喪失意識了。那是唯一一次聽到她的聲音,跟她的身材相襯,是多麼嬌柔清脆。

    結果顯而易見,大家為我瘋狂鼓掌,宿友宣告我的勝利。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處置失敗者。無論在漫畫或電影,忍者都是螻羅,主角或大老闆處決忍者如殺掉螻蟻般,根本不需思考或同情。我們也讀過以前的人對付忍者施行的酷刑,儘管是古老的方式,不外乎是綑綁或鞭打,甚至腰斬或五馬分屍。擺在眾人面前的正是一條可以任人舞弄的忍者軀體,大家心裡怎不會雀雀欲試。不!豈止雀雀欲試,而且欲罷不能。到時候,女忍者恐怕被眾人蹂躪至慘絕人寰的末路。

    那一刻,我抱起女忍者的軀體,站立宣告:「我始終是主辦人,拿獎的話有失公允。因此,我宣告比賽冠軍,也是所有賽事的得勝者,就是忍者!」

    我宣告完畢,當場鴉雀無聲。肅靜一會,全場向我報以噓聲,最後一哄而散。宿友對我的決定大惑不解,眼睜睜地看著我把忍者抱到房間去。那個時代,一個女生待在男子宿舍不是一件可張揚的事情,更何況是睡在男生的床?我讓她睡在我的床上,只此而已。真得,我沒有非分之想,縱使對她身分十分好奇,縱使心裡疑問蒙面會否阻礙呼吸,我始終也沒有拉下她的面罩,偷看她的芳容。她在我的床睡著,我在床邊等待著,我的好宿友在房間外抱怨著。這樣子便過了一個晚上。當我朝早醒過來,發現女忍者已經不見蹤影了。我沒有感到特別驚訝,也沒有遷怒她不辭而別,只是感到世事如夢如幻。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十二時正,一雙雙的情侶開始步進電影院去。沈小姐,妳還在那不可告人的遠方嗎?雨還下著。雨水化成雨粉,回憶幻化成不可抱緊的夢。平日分秒必爭的我,默默在門前守候。

    Friday, February 22, 2013

    Unmask

    What is worse than when you are killed and unmasked?


    Tuesday, January 29, 2013

    One Piece



    The female spy agent is full of black stocking, thus full of positive power. That's why she wins in the financial centre.

    Friday, January 25, 2013

    Fiction: The Life of the Loser

    Fiction: 失敗者的人生

    對年輕一輩來說, 她是非常陌生; 就算老一輩也未必知道她的存在. 正確一點來說, 根本沒有人知道她是誰. 讓我姑且叫她做KM - Kunoichi Master, 當是對她可憐的一點尊重.



    她第一次登場的時候, 真是很多年前得我也忘記了, 不啻教人眼前一亮. 緊身的衣著不在話下, 當時教人注目的是她蒙面的忍者裝束, 表現神秘莫測. 從她的身材與膚質來看, 也許是十多歲的女生而已. 可是, 全因她蒙面對沒有口形, 只是露出教人心寒的眼神, 沒有一個對手沒有驚栗不已.



    更可怕的是, 年紀輕輕卻一身熟練的忍術, 如鬼魅的身手, 沒人能測的暗器, 加上令人心寒的眼神, 確實起初占了明顯的上風. 不過, 畢竟對手不是膿包, 生死存亡的時候是沒有人對她客氣的. 一旦對手抓著她的去向, 身軀弱小的她便只有被揪的份兒. 一旦抓著了她, 很多人都能夠單手把她任意舞弄, 好像一條被豺狼咬住垂死的小兔, 或似是一條柔軟的面粉條. 最後, 豺狼成為贏家, 小兔成為輸家, 被掛在擂台邊的索纜上. 雙腿被離地吊著, 雙臂垂下搖曳, 豺狼會抓著她的頭, 讓鏡頭大特寫那張輸掉了的蒙面忍者的臉.

    難道我生下來只為成就他人嗎? 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對手恥笑一番的她, 心裡也許會那般想著.



    成王敗寇, 失敗者總會讓人忘掉. 多年後, 她再次於擂台亮麗登場. 那時候她的身材比之前更加玲瓏浮凸, 脫掉少女的稚氣, 充滿讓人愛不釋手的女人味. 她的忍者衣裝比以前更加輕薄貼身, 只是穿著一種由手指,手臂, 至身軀, 到腿腳都包裹又如絲襪透切的黑色緊身衣. 跟從前一樣蒙面, 一樣蒙得沒有口形.



    更貼身更輕薄的裝束, 也就是更迅速的躍動, 而且快迅得氣流可以刮破皮肉, 她身軀的撞擊力足以讓對手骨折. 這時候, 她是名符其實的奪命忍者.

    當她以為勝利是唾手可得的時候, 命運是多麼的作弄人. 她正從高空急墜偷襲對手的一刻, 因為對方無法肉眼察覺她的行蹤, 便索性自插雙眼弄盲自己, 純用聽覺與皮膚對空氣的觸覺, 不但避開了她的偷襲, 而且利用她急墜的衝力, 渾身使勁揮出上鈎拳, 絲襪的質地也加倍揮拳的速度, 三股力量完完全全地反擊到她身軀每一處. 摔到地上去的她, 勉強雙手支撐了一會, 便伏倒地上去了.

    她最後的下場是怎樣呢? 失敗了的還有誰理會呢? 相信沒有人會考究這個問題. 據說有人看見她之後還有登場, 不過是擔當"工作者", 換言之是讓人練靶. 對手揪得起勁, 觀眾看得興奮, 就算只有她獨個兒受苦, 那又如可? 沒人考究失敗者的身份, 好! 妳還是一直蒙面下去吧, 一直受盡折磨, 受盡屈辱地活下去吧.

    問世間有什麼, 比付出過一生的奮鬥努力卻換來淪落折墜慘過凡人懶人的境況, 那般悲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