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6, 2012

Fiction: 出櫃

我接到她的短訊,便立即趕往她的住處。可惜,到達現場的時候,發現她早已氣絕,四肢冰冷。我看見她全身都包著黑色絲襪,穿著一襲無袖的黑色連身短裙,披上薄薄的黑紗蒙面。頸部、雙手、胯下以童軍繩綑綁,膝蓋微屈,吊死在衣櫃的鋼架之下。雙手以魔鬼氈及童軍繩反綁,胯下也有繩索。我細膩地撫摸她的軀體,推敲她剛好雙腳觸地,膝蓋微屈,任由搖晃,最後被童軍繩勒緊而窒息。我把她的屍首抱下來安放地上,仔細觀看她最後的芳容。我小心翼翼地脫下她的面紗,短裙和連身絲襪,確保絲毫無損。在她的裸體面前,我合十跪拜。然後,我套上那黑色的連身絲襪,從乳頭,膝頭,脖子,手指至四肢都撫摸一遍,確保套得貼貼服服;穿起那襲連身短裙,披上黑紗蒙面。頸部、雙手、胯下以童軍繩綑綁,雙手以魔鬼氈及童軍繩反綁。我用童軍繩把自己吊在鋼架下,雙腳剛好觸地。膝蓋微微一屈,腳底絲襪滑倒,軀體便不由自主地顫顫搖晃。童軍繩即時勒緊脖子,其它繩索也相應索緊,令連身絲襪跟每處皮膚滋滋地摩擦,教我感到說不出的溫柔。此刻似乎達至極限,空氣跟我絕緣,綑綁的身體反射作用般不停猛烈掙扎,無意識地發出嗚嗚的悲鳴。絲襪與肌膚連成一體,靈魂跟她化成一片,一起昇華至極樂的彼方。

(五百字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