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2

Fiction: 皇民教育

時值抗戰初期,往基隆的路上有一個少年。他叫做王子蜂,因為反抗日本殖民政權推行的皇民教育而正在逃命。想不到,還是讓敵人捷足先登,她們都已經站在這位少年面前了。那些敵人,有著婀娜多姿的女性身材。全身都包裹著黑色絲襪,蒙著面紗,穿著黑色緊身套裝迷你裙。一般人可能會覺得這幫人穿得古古怪怪,但是對於她們來說只是平常不過,因為她們是「忍者」!

「王子蜂!你這個皇民教育的叛徒,休想活命!」其中一個忍者說。

「余老師,你們這群日本鬼子的走狗,不教訓你們才不為中國人!」王子蜂正氣稟然地說,那些忍者無不震驚。一方面,忍者的秘密身分竟然被這個還未廿歲的小子拆穿,而且這幫忍者也不過是中國人,只是到了日本軍校受訓而成為忍者,被這樣痛斥無不感到羞恥。

一忍者把面紗拉下來露出她稚氣的臉。是的,雖然她們日間是中學老師,但也是剛剛畢業的女生。她說:「你怎會知道我們的身分?」

「你們還穿著平日的耳墜呢」

「要怪我們愛美吧,還是怪你太多事了!」余老師蒙起面來,與一眾忍者作戰鬥的姿態。

話聲剛落王子蜂身體,猶如鬼魎直接衝閃出去。詭異的筋斗步伐飄渺著忍者。王子蜂看著那人影卻不知道該怎麼入手。三個忍者一小組集合在一起,每個人神情很嚴肅。

就在這三個忍者剛組合成一個隊伍的時候,王子蜂已經閃身來到一名忍者身邊,右手鷹爪狀直接扣住對方的喉嚨手腕,稍微一用力,忍者嬌俏哼一聲,喉嚨骨骼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便倒在地上。擊倒一個忍者後,王子蜂快速的撤離。對於這速度更是不亞與自己,忍者都感到驚訝。反而王子蜂喜歡和對方來一次貓和老鼠的游戲。

瞬間擊倒一名忍者這是忍者們不敢想像的事情。一方面,曾經認為自己的速度很自豪,可是在這小子面前他們那自豪的速度徹底被王子蜂擊垮。另一廂,蒙面的黑紗質料相當柔滑,沒有可能那麼容易給他抓著喉嚨的。

這次所有忍者學會了聰明,既然聚集在一起讓王子有下手的機會,那麼他們就直接從原地分散開來。

站在一棵樹梢上的王子蜂不屑的笑了一下:「真是枉為人師,讀了多麼聖賢書還是那麼笨拙。分散開的人群更加讓自己有利。哼!殺戮正在一點點蔓延開。」

這個時候一名不知道自己正在死神身邊轉悠的忍者來到王子蜂所站這棵樹下。

啪!王子蜂手指間的彈珠直接彈了出去,直接竄到忍者露出的那對眼睛上。痛苦的慘叫一聲後,王子蜂直接從樹梢上躍了下來,右手手肘直接一下重重的擊打在忍者的頭頂,忍者悽厲大喊一聲。力壓十斤重,絕對不會讓對方在自己這…

Pantyhose and Power

Image
A robber tried to rob a bag from a girl. Yet the girl who wore black pantyhose fought the robber and defeated him. Pantyhose is so powerful!

Source: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727/1655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