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9, 2012

Fiction: 皇民教育

時值抗戰初期,往基隆的路上有一個少年。他叫做王子蜂,因為反抗日本殖民政權推行的皇民教育而正在逃命。想不到,還是讓敵人捷足先登,她們都已經站在這位少年面前了。那些敵人,有著婀娜多姿的女性身材。全身都包裹著黑色絲襪,蒙著面紗,穿著黑色緊身套裝迷你裙。一般人可能會覺得這幫人穿得古古怪怪,但是對於她們來說只是平常不過,因為她們是「忍者」!

「王子蜂!你這個皇民教育的叛徒,休想活命!」其中一個忍者說。

「余老師,你們這群日本鬼子的走狗,不教訓你們才不為中國人!」王子蜂正氣稟然地說,那些忍者無不震驚。一方面,忍者的秘密身分竟然被這個還未廿歲的小子拆穿,而且這幫忍者也不過是中國人,只是到了日本軍校受訓而成為忍者,被這樣痛斥無不感到羞恥。

一忍者把面紗拉下來露出她稚氣的臉。是的,雖然她們日間是中學老師,但也是剛剛畢業的女生。她說:「你怎會知道我們的身分?」

「你們還穿著平日的耳墜呢」

「要怪我們愛美吧,還是怪你太多事了!」余老師蒙起面來,與一眾忍者作戰鬥的姿態。

話聲剛落王子蜂身體,猶如鬼魎直接衝閃出去。詭異的筋斗步伐飄渺著忍者。王子蜂看著那人影卻不知道該怎麼入手。三個忍者一小組集合在一起,每個人神情很嚴肅。

就在這三個忍者剛組合成一個隊伍的時候,王子蜂已經閃身來到一名忍者身邊,右手鷹爪狀直接扣住對方的喉嚨手腕,稍微一用力,忍者嬌俏哼一聲,喉嚨骨骼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便倒在地上。擊倒一個忍者後,王子蜂快速的撤離。對於這速度更是不亞與自己,忍者都感到驚訝。反而王子蜂喜歡和對方來一次貓和老鼠的游戲。

瞬間擊倒一名忍者這是忍者們不敢想像的事情。一方面,曾經認為自己的速度很自豪,可是在這小子面前他們那自豪的速度徹底被王子蜂擊垮。另一廂,蒙面的黑紗質料相當柔滑,沒有可能那麼容易給他抓著喉嚨的。

這次所有忍者學會了聰明,既然聚集在一起讓王子有下手的機會,那麼他們就直接從原地分散開來。

站在一棵樹梢上的王子蜂不屑的笑了一下:「真是枉為人師,讀了多麼聖賢書還是那麼笨拙。分散開的人群更加讓自己有利。哼!殺戮正在一點點蔓延開。」

這個時候一名不知道自己正在死神身邊轉悠的忍者來到王子蜂所站這棵樹下。

啪!王子蜂手指間的彈珠直接彈了出去,直接竄到忍者露出的那對眼睛上。痛苦的慘叫一聲後,王子蜂直接從樹梢上躍了下來,右手手肘直接一下重重的擊打在忍者的頭頂,忍者悽厲大喊一聲。力壓十斤重,絕對不會讓對方在自己這一擊的情況下活命。

「死在我的手裡已經對得起你忍者的身份了!」落地後王子蜂雙手互相揉搓著淡淡的一句話說出後,空出一只手,揭開忍者的面紗,露出誘人的紅唇。再按一按忍者似是快要爆出來的胸脯,推了一下。

隨著忍者倒地,王子蜂又快速的離開。下一個目標將面臨著死亡,只要被王子蜂看上的獵物,那麼只有等死的份了。

幾秒鐘兩名忍者直接和這個世界說再見。這絕對不是憑借實力就可以造成的。實力固然重要,可是那壓迫般的正義感更加磅礡。正義和實力的結合這才能夠讓一個好更加肅然起敬。

面對這個對手,這幫忍者根本下不了手。等待他們的只是死亡這條在他們現身後就已經決定好的道路,魔鬼在等待吞噬他們。王子蜂在准備機會秒殺她們。

古語云:三十六計,走為上著。可是這幫忍者卻好像抱著和王子蜂同歸於盡的想法准備殊死一搏。王子蜂是不給給他們這樣的機會。王子蜂再次來到最近一名忍者身邊的時候,四處張望的忍者並不知道死神已經在向她靠近。當她已經察覺的時候,王子蜂已經抓著她的兩條腿子,雖然絲襪很溜滑,但忍者卻被牢牢地抓著,王子蜂雙手先是抓著小腿,接著爬上大腿,最後把整個身體左右撕開。

美妙的身軀與美妙的破壞,確實美妙極了。即使頭顱和身體分開,王子蜂也不會讓她太痛苦。王子蜂冷笑一下,一腳把身邊由黑紗包裹著的頭顱,踢到遠出。王子蜂繼續他的殺戮,忍者一名名的減少。可是,這沒有讓忍者們驚慌起來,她們在這個時候開始聚攏起來。

忍者們手裡握著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衝了過來。匕首的冷鋒在這漆黑的夜晚似是散發出那奪命的氣息。

可是最後張狂的大笑的是王子蜂。隨手亂舞匕首的忍者根本沒有任何招架的余地。忍者們發出嬌俏的呻吟聲,一個個倒在地上,一對對黑色絲襪包裹的的修長美腿,冰涼的地面上躺著。

「太容易了?」王子蜂收起那份少年的張狂,開始成熟地思考整件事情。在不遠那處,還有一個忍者,腰間有個頗大的傷口,腸臟都露了出來。她隱隱地躺在地上臨死掙扎。王子蜂馬上走過去,抱起她,揭開她的面紗。這個忍者正是這幫忍者頭目余老師。余老師那長長的眼睸與明亮的眼珠,默默望著王子蜂,好像等候處決。

「根本你們是有心!有心來送死!」王子蜂終於明白一切,壓不著內心的悲傷一下子爆發。

原來余老師等人得悉皇軍要追殺反抗皇民教育的學子,心想不如自薦埋伏往基隆要道,好讓其它忍者隊伍往他處去撲空。這次計劃無論成功或失敗,身為忍者的她們都只有死路一條。所以,行動前已經著意打扮一番:抹最美的眼影,塗最艷的口紅,穿最緊身的絲襪,戴最耀眼的耳墜。

瀕死的余老師很高興自己沒有看錯人,知道王子蜂足可付託民族重任。她從傷口處拿出一張染滿鮮血的羊皮塊,交到王子蜂手上,隨即便目不轉睛了。

那羊皮塊其實是一封信,著王子蜂逃往延安,那兒會有志同道合的人接洽,共商國事。

王子蜂抺掉淚水,再次挺起胸腔,前往進步、無私與團結的中國共產黨的根據地。

Saturday, July 28, 2012

Pantyhose and Power

A robber tried to rob a bag from a girl. Yet the girl who wore black pantyhose fought the robber and defeated him. Pantyhose is so powerful!

Source: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727/1655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