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2

Fiction: 密偵雪乃 [zt]

雪乃自少帶有抱負,大學傳理系畢業後加入一個秘密偵探組織,專門捜集奸商貪官罪證,並公諸於世。雪乃夜間行動。行動時穿上黑色的連體絲襪,黑色的行政套裙,黑色高跟鞋,並披上黑紗蒙面。

有一個晚上,雪乃為了捜出大地產商李佳城的官商鈎結的證據而潛入的豪宅,並巧妙地發現載有雙方錢銀去向的記憶卡。可是李宅早有機關,不知什麼時候噴出迷幻劑,令雪乃軟弱無力,連想要自殺都辦不到,只能咬著牙忍受慘無人道的拷問。

雪乃那勻稱姣美的身軀上,就是緊身的黑色連體絲襪。她兩手被從屋頂垂釣到地面的粗草繩捆住,這種情形對於久經訓練的雪乃來說,也是毫無辦法。況且她的四周,全被李家人馬包圍住,雪乃深陷在那些下使們似乎隨時都會爆發的慾望眼神中。

「來人、殺了她。把她殺了!」

在大光燈的照耀下,黑色絲襪包裹著的雙腳完美曲線畢露無遺的雪乃,正對著男人們們咒罵。雪乃知道,一旦任務失敗落入奸狡之徒手中,就是死路一條。她對於自己的性命,早已不抱任何希望。雪乃睜大她明亮的雙眸,並用那和她美麗臉龐極不相稱,憎恨的眼神瞪著男人們。

「唉啊……不要這麼慌張嘛。如果想死的話,隨時都可以殺掉你啊。不過,在臨死之前,先讓你這無瑕的身體告訴我那記憶卡藏在哪裡吧!要死,等一下也不遲。」

臉上有著像是被刻上的深沉皺紋,皮膚如同樹皮一般的李佳城,對著雪乃如此嘀咕著。他的鬍子跟頭髮一樣蒼白,因為動也不動似的,所以看不出來在說話。可是那種恐嚇人的低沉聲音,卻名符其實是李佳城的聲音。

雪乃非常厭惡李佳城盯著自己瞧的下流眼神,她用力緊咬著下唇,似乎要滲出血般。深入敵營不但被看穿,還成為犯人,接受拷問

作為少女,沒有什麼屈辱比這更大,但雪乃卻連自殺都辦不到。藏在臼齒裡的毒藥,或是其他的武器都被取走,又中了迷幻劑,甚至無法咬舌自盡。雪乃就像是待在飢腸轆轆老虎前面的小鹿,只能等死。

「怎麼樣,要不要老實說出記憶卡在哪裡啊?不過,若是你一下子就招供的話,我們也就沒啥樂趣可言了。」

「誰、誰要招供了。殺吧!早一點殺了我吧!」

「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抵抗,折磨你才有樂子。」

李佳城看起來像是露出很愉悅的笑容,其實他的表情並沒有變化,但因皺紋有微微的上揚,所以能如此判斷。

〈動手吧!〉李佳城用他的眼神,向周圍的手下們傳達暗號。

〈是……〉

「啊、不要……」

雪乃的私處在絲襪衣中的一個洞口完全展露出來,就如同她的名字般,在雪白粉嫩的肌膚上,加上黑色絲襪的壓,洩著一絲的桃紅,被草繩綁著的裸…

Happy New Year

Year 2011 is very bad. There was no exciting Female Ninja movie released into the market. This was perhaps because of the economic recession while Kunoichi movie requires higher cost.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any change in Yea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