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Fiction: 光碟戰 [zt]

    這時房間里面已經站滿了人,黑壓壓的一片,遮住了月光。可以看到,她們都穿著黑色高跟鞋,黑色絲襪,貼身的行政套裝裙,凸顯妸娜的女性軀體。雖然她們全都黑色薄紗蒙面,但是上官詩琪和裴老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森森寒意和無盡的殺伐血腥之氣。

    “交出「大國崛起」光碟,不然讓你死無全尸!”突然一個女忍者冷冷的說道。想𣎴到能說出流利的漢語,難道是漢奸?那聲音沒有絲毫人類的感情,仿佛就像是從機器發出的一樣。

    “哼,休想,他們以為派幾個忍者就可以嚇倒我嗎?白日做夢。”裴老吐了一口唾沫,憤怒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去死吧!”聞言,女忍者嬌聲說道,大手一揮,數個女忍者沖了上來。

    上官詩琪正准備施展異能,可是突然臉色一變,怒喝一聲“卑鄙”,陡然轉身,雙手向床邊罩去。這時緊靠大床的牆壁突然變得凹凸起來,頃刻間一個人影從牆壁中飛出,向床上的老人撲去,但是他還是低估了上官詩琪的能力,空間異能的威力依然不同凡響,瞬間她已經不能動彈了。

    勁風呼嘯,數道寒光射向上官詩琪的後背,她別無他發,唯有轉過頭來,抽出一只手,向後一揮,空氣波動,暫時減緩了女忍者的攻勢,但對方人多勢眾,攻勢依然迅猛。

    正在這時,一聲痛哼傳進她的耳畔,她心中一緊,急忙回頭看去,但見裴老手握一把水果刀正狠狠的插進被她制住的那個女忍者的喉嚨里,鮮血咕嚕嚕的流了出來。裴老臉上狠色倏現,手中卷起一章床單,圍住那人,猛喝一聲,順勢一帶,那人已經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攻來的女忍者身前。

    對方並沒有因為同伴的死去而停止攻勢,反而積蓄了更多的力量爆發出來,空間猛烈的波動。上官詩琪臉色煞白,汗水已經浸濕了後背,寒氣直冒,她只覺得一股大力向自己湧來,難以阻擋,精神力正在急劇減少,支撐的空間也越來越不穩定。

    “上官姑娘,你放心,就算死,我也要拉幾個墊背的。”裴老站在她身後,拿著水果刀狠狠的說道。但是他心中卻在遺憾自己年老,已無當年的勇猛,要不然自己也可以沖上去殺他幾個忍者,何必讓一個女孩子為了自己的性命在這里苦苦支撐呢?想到當年在戰場上的時候,自己是何其勇猛,而且還殺敵無數。

    眼看上官詩琪就要支撐不住了,院子里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喝,接著便響起了打斗之聲。聞聲上官詩琪心中一喜,嬌喝一聲,陡然集中所剩無幾的精神力,雙手向外推去,空氣產生噼啪爆炸之聲,立刻便有兩個女忍者砰然爆炸,而其余的女忍者見勢,身上氣勢猛長,手中撒出一道煙霧,頓時空間劇烈的波動,搖晃起來。

    上官詩琪再也忍不住,痛哼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看著猛斬而來的忍刀,她毅然用身體牢牢的擋在裴老的身前,似乎要用自己的身軀來保護他。

    “哼,忘恩負義的漢奸,居然也敢到母國華夏土地上來撒野!”忽然間,房間里面傳出一聲怒喝,接著一道紅光輕輕的劃過前面幾個女忍者的腰際,她們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呼,身體刹那間便被攔腰截斷,搖搖欲墜,鮮血順著腰部流了下來。

    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上官詩琪的身前,擋住了女忍者,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龍天宇。剛才項安接到上官詩琪的電話,便和龍天宇一起趕了過來,沒想到一到這里就發現院子里面站了許多女忍者,地上還躺著許多警衛的尸體,鮮血染紅了整個院子。

    “髒東西,不要弄髒了我們的土地。”龍天宇冷哼一聲,大手一揮,數道勁氣包裹住女忍者的尸體,嘭嘭爆炸聲中,尸體化為齏粉,連一滴血都沒有留下,一陣風吹過,房間里面的血腥味被盡數吹了出去。

    剩下的女忍者見龍天宇如此厲害,急忙向後退去,准備逃跑,空氣波動,數個女忍者已經消失在了空氣中,而其他的也迅速和牆壁融合在了一起。

    冷眼看著這一切,龍天宇不屑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顯擺,找死!”身體猛地踏出一步,氣勢陡升,強勁的罡風驟然升起,房間立刻像變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一樣,各種變化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去死吧!”突然龍天宇眼中紅芒陡現,殺氣頓生,空氣波動,人影倏現,嘭嘭數聲,空氣中的女忍者完全爆體而亡,而隱身在牆壁里面的女忍者卻被硬生生的拉了出來,臉上的黑紗已經被撕扯下來,露出了她們的本來面目,原來都稚氣未脫的年輕女生,好像是剛剛大學畢業的。此刻這些女忍者再也不是一副平靜的樣子,她們眼中充滿了著無盡的恐懼,在她們眼中龍天宇就像是一個魔神,隨時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現在她們苦修多年的不怕死的心性徹底動搖了。

    “啊!”她們的身體開始扭曲,臉色變得猙獰起來,再也忍不住哀嚎起來,幾聲輕微的響聲在她們的身體里面響起,接著他們便像是沒有了骨頭一樣,軟軟的倒在了地上,鮮血從皮膚里面滲了出來,她們變成了一個個血人,瞳孔巨張,臉部扭曲到了極點,已經看不出原是一個可人兒了。

    雖然此刻屋子里面還很黑暗,但是借助月光,房間里面的情景依稀可見。上官詩琪看著這仿佛地獄一般的景象,臉色慘白,在銀白月光的襯托下就如鬼魅一般。而裴老的臉色也不大好看,心中駭然,暗道:“這個年輕人為何殺戮之氣如此之重?就算我這個上過戰場的人也都忍不住心底發寒啊!”

    看著已經失去戰意的忍者,龍天宇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笑容說道:“好了,你們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了,不過現在你們連下地獄的資格都沒有了,因為你們必須魂飛魄散。”

    聞言忍者的眼中都流露出解脫的神情,並說:「穿著黑色絲襪落黃泉正是我們的光榮!」在她們看來就算是魂飛魄散也好比受這樣的折磨。

        突然龍天宇抓著她們雙腿,不停撫摸她們的絲襪。「你!你... 喲...喲...你在幹什麼?唷...唷...不,不要...不要...停手...停!啊...啊...不行了...受不了!啊...啊!」女忍者連聲淒嚎,雙腿不停抖震。最後“嘭嘭”數聲,女忍者終于煙消云散,空氣中升起幾道黑氣,正是她的魂魄。女忍者死掉,留下一雙黑得發亮的高跟皮鞋,一束黑色絲襪,一襲黑色套裝裙,還有一塊黑色面紗,根本帶不走一絲一襪。龍天宇大手一抓,黑氣全都被他吸到了手上,藍色火焰升起,吞噬了黑氣。

    “我說過,你們連下地獄的資格都沒有。”龍天宇冷冷的笑道,眼中的紅芒漸漸消失。漢奸的下場正是如此淒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