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08

Fiction: 投銀殺意 III - 畢業晚宴

For those who cannot read Traditional Chinese, please kindly use an online translation tool, e.g. Babel Fish Translation.

Part I
Part II

雖然貴為合夥人, 但是工作量只會有增無減. 合夥人之上還有更高級的合夥人. 一天, 我收到一件苦差, 便是收拾瑪麗與雲妮的遺物. 前者是背叛者, 後者是失敗者, 都是經我之手解決. 在這個金錢掛帥的世界, 刀光劍影, 風聲血雨, 經歷了不少, 但是她倆的殘影還在我的心頭蕩漾. 畢竟, 我今天的地位是她倆的血肉堆砌築成的.

"新發現!" 羅拔驚訝道. "原來她倆是大學同學."

羅拔把一幅相片交給我看, 那是一幅她倆的合照.



"這兒還有雲妮的手稿, 題為畢業晚宴... 內容似乎關於她倆畢業前的一個晚上... 呼... 鳴... 好像很精采, 讓我讀出來吧..."

*******

我和瑪麗是商學院的高材生,近日一同獲聘於一間外資投資銀行.院長為了替我倆慶祝,特意在大學裡的西餐廳舉行一個私人晚宴.我倆當然隆重其事,於是都穿了見工的黑色套裝裙,黑色亮麗的絲襪褲和黑色高跟鞋,還繫了絲巾在頸上哩.

當晚與教授談笑風生,還喝了點紅酒.不久,醉意正濃,不勝酒力,我倆便伏在餐桌上了.這個時候,有一群人走了進來,有些白人,有些黑人,他們都是外國人.首先有兩個走上前來,分別把我和瑪麗壓在餐上.其中一個抓著我雙手,然後便在我的耳邊瘋狂地吻和歃.我全身有氣無力,軟軟弱弱的.被人這般侮辱,既不能反抗,只能不停地呻吟.啊...啊...你們是什麼人?啊...啊...救命...教授...救命...

怎料教授說:現在不過是進入投資界前的實習,努力吧.他的身影慢慢地在人群中消失了.

另一邊廂,瑪麗卻像一點也不害怕,而且當自己被一個黑人瘋吻的時候很主動地幫另一個白人手淫.Oh... very well, yes, here, there. Oh my god... fine. yours is so big, yours is very big too. Naughty, put my shoes off, yes... what're you doing? where's your pen? fuck my leg... yes, nylon girl am I, naughty girl am I. No... no... please... kill me!瑪麗的英語真是一流,我真是要多多學習.

壓在我身上的人的黑人抓著我的乳頭,不停地搓,不停地搓.為了爭取主動,我提高我的左腿,用腿側搔他的臀部.這一招果然湊效,他雙手抓著我的左腿不放,並拉到他的臉頰摩擦.怪不得女性成年要穿黑色絲襪,絲襪便是我們的武器.

當我看著瑪麗的雙腿被三四個外國人搔癢著,突然有一個白人推開搔癢著我的黑人.那個白人粗暴地把我翻轉,把伏在桌上,然後狠狠抓著我的頭髮,另一隻手在我的下體外的絲襪插穿一個孔來,再把他的陽具插了進來.好痛!好痛!好痛...啊!他一邊插,一邊抓著我的頭髮,更一邊打拍的的臀部,好像在騎馬一般.我不停大叫,不停掙扎,但也無補於事.

我很不容易伸出一隻手,握著瑪麗的手.我問瑪麗:啊...我們是否錯了?她反而要我成熟,要學習如何滿足容人需要,完成交易.我覺悟了...啊...操!狂操!不停操!啊...啊...啊...當我被那個白人操,其它人便撫摸我的絲襪腿.穿著絲襪不但吸引,被操的時候感覺也很好.啊...操死我...啊...操死我...

這個時候,瑪麗被人抱到牆邊,提高一條腿,便人站著來操.我則繼續被人當馬騎著,邊拍邊操.啊...很快...啊...太厲害...操-死-我!接著,還有人在我前面插進陽具,要我為他口交呀!嗚...嗚...嗚...

那群外國人一邊輪姦我們,一邊說什麼a hundred per minutes, a hundred and fifty per minutes,然後便以飆車的速度操死我們了.我被人用陽具塞著口,只能發出嗚嗚聲響.瑪麗卻可以盡情呻吟,啊...啊...啊...原來瑪麗也被操得說不出一隻字了.

當我倆被人輪姦後,瑪麗依著牆身坐著,而我則伏在餐桌上,像要等候行刑般.突然,有三個人走進來,原來是我們入職銀行的高層.我見狀,馬上用黑色絲巾蒙面,走上他們面前蹲下,說:女忍者雲妮參見主人,請問主人要讓哪公司把我們輪姦?

高層人員著我倆換了破爛的絲襪.噢,他們給我倆的絲襪褲很柔軟,很光滑,大概是高級品牌吧,我不禁在穿著之前把它在臉上依偎一下.他們說為我倆進行畢業洗禮.首先有人用麻繩把我反手綑綁,然後把一隻黑色絲襪套在我的頭兒裡去.那個人一隻手伸手抱著我的腰間,另一隻手便撫摸著我的絲襪腿,與此同時,在我的耳邊隔著絲襪輕吻,並著跟他諗誓詞:我李雲妮,今天立誓,忠於組織,永不反侮,淫辱輪姦,至死不渝.另一邊廂,瑪麗也用流利的英語把誓詞諗完了.

我諗完誓詞後,他一邊撫摸我大腿內側,一邊把我抱到游泳池邊,蹼通一聲,我倆便跌到水裡去”洗禮”了.當我從水中浮上水面,發覺套頭的絲襪已經吸盡池水,令我開始透不過氣來.這個時候,他把我推到池邊,提高我的雙腿,然後我浮在水中被他的陽具狂插著.嗚...嗚...嗚...這一晚被人強姦了多麼次,應該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套在濕透的絲襪裡,那種窒息的感覺加強高潮的程度.啊...啊...啊...浮在水中被插,感覺很自由,爽極了.

後來,他抓著我的雙腿,把我整個人上下倒轉,使我的頭插進水裡去,只有一雙腿露出水面.救命...啊...救命...在水裡喊沒有回應,套著絲襪更加難以呼吸.我雙腿不停地掙扎,他卻嘗試抓緊我的雙腿,並用他的陽具插緊我的下體.然後他一邊狠狠地插,一邊脫了我的一隻鞋,再在我的腳底搔癢.這個時候我瘋了,啊...救命...啊...嗚...嗚...我掙扎得水花四濺.可能瑪麗的對手看在眼裡,因爭勝心態,更拼命操瑪麗,把池水弄得更為波動.我的對手於是更加把勁,操得我...操死我...不...啊...不...救命...不...鳴...終於他把我從水中抽上來,但我已經被操得有氣沒力了.他一邊操著我,一邊把我推到池的另一邊,再有其它人把我拉上岸.

他們脫了套在我頭的絲襪後,我看清楚我和瑪麗都渾身濕透.在濕透的襯衣裡,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內裡的胸圍.幹嘛?瑪麗竟然沒穿胸圍?我倆美少女把內衣展露人前,那群人當然不會放過我們了.有兩個人一馬當先壓在我倆身上,抓著我倆的絲襪腿,再把陽具插入來.

他一邊狂操,一邊地問:妳幹嘛穿黑色絲襪?我答:因為專業.幹嘛穿黑色絲襪?因為正經.幹嘛穿黑色絲襪?啊...因為我...喜歡.幹嘛穿黑色絲襪?嗚...嗚...因為我...喜歡穿黑色絲襪.幹嘛穿黑色絲襪?啊...喜歡穿著黑色絲襪被人強姦.幹嘛穿黑色絲襪?啊...被人強姦到...死.幹嘛穿黑色絲襪?要被人輪姦到死...姦死我...姦死我...不...不...我不能...救命啊!

完事後,其它人再次把我倆抓到池裡去.瑪麗依著池邊,左腳被人提起來操.我則雙手抓著池邊,被人從後面來操.穿著濕透的絲襪,啊...啊...就是要被人操...被人操...啊...啊...

他們完事後,把我倆拖回上岸,脫光我倆的衣服並弄乾,再給我倆穿上,黑色絲襪褲又是全新的.當我們穿好衣服,並用黑色面紗蒙面,我倆蹲在高層人員面前,接受下一輪任務.下一輪任務是在不作聲,不露體和不接觸的情況下,以最短時間引發十位評判陽具勃起.

首先我站在十位評判面前,禮貌上鞠躬,然後彎了腰,輕輕撫摸自己的高跟鞋.慢慢,我撫摸自己的小腿.在柔弱的光線下,一絲銀光劃在我的黑色絲襪褲上.這個時候已經有幾位勃起了.後來我便撫摸自己的大腿,抓一抓自己的絲襪,但是還是有幾個沒有反應.於是,我便躺在地上,然後垂直提高腿,再作輕微踏自行車的動作,絲襪拉張,顏色深淺相襯誘人,絲襪和絲襪間擦拭,連我自己差點不禁呻吟起來.終於他們全部都勃起了.

然後是輪到瑪麗的測試.她走到十位評判面前,二話不說,做出很辛苦的表情,彎著腰掩著自己肚子,好像被人毆打般.然後自己躍起騰空翻身摔在地上.她伏在地上,作出垂死的表情,手和腿都在抽搐著.跟我剛才一樣,絲襪拉張,顏色深淺相襯誘人,絲襪和絲襪間擦拭.結果,那十個人很快便全部都勃起了.

我倆很容易通過了這個測試.之後,他們著我倆走到兩架機器面前.他們用機器的棒子從我倆身後插進下體去,然後用鎖扣鎖緊我倆雙腳,好讓我倆不能逃走.我倆面前各自有一台電腦,顯示器顯示一列的數學選擇題.我倆要把那一百二十條選擇題答好,如果不能答對一條,便不能跳到下一條.與此同時,那條棒子會在我倆下體出出入入,時間越久,速度越快,直至把所有問題答對為止.

當人員解釋完畢,機器便啟動.開始時,棒子的動作很慢,我倆也很從容答那些數學題.當我答到第三十條,那個棒子便快動起來了.啊...我下體有些流了出來.啊...啊...我嘗試忍著痛楚和興奮繼續答問題.可是,當我答到第六十條,我已經很困難去答問題了.啊...啊...好快...好勁...好...啊...不...不...不要...啊...再快...啊...

在我身旁的瑪麗說:為什麼答完,那個棒子還在動,而且動得越來越快?原來要我倆一同完成才會停止.不行了...啊...我倆雙腿不停地掙扎,在鎖扣上掙扎,絲襪拉張,顏色深淺相襯誘人,絲襪和絲襪間擦拭.救命...啊...不...操死我...啊...操...快...啊...啊...停...不要...救命.我勉強看見瑪麗被插得不由自主,好像要精神崩潰.第九十條了...啊...好...來...插死我...啊...啊...不...好...我不行...啊...終於把所有問題答完了.

工作人員解開鎖扣,我倆自然地倒在地上.我倆張大雙眼,面無表情,好像已經累死了.他們把我倆張開雙腿,掛在樹上.我倆下體流出香液,引來兩條大蟒蛇.它的舌頭...啊...在下體搔癢,蛇身把我身體綑綁緊,像要把一件獵物綑至窒息.啊...啊...我不行...啊...

當教授進入課室, 他介紹跟他進來的女士. 她是我們的學姐, 在投資銀行工作了兩年. 那天她穿著非常整齊的黑色套裝裙, 閃亮的黑色絲襪, 與一對光滑的黑高跟. 她被邀請到來示範見客的技巧.

學姐開始拿著一份財務計劃書, 對著一位扮演客人的另一位嘉賓, 口若懸河地講解, 講得連客人都昏昏欲睡. 在這個時候, 她輕輕撫摸自己腳眼位置的黑絲, 令到客人不其然凝視她的黑色絲襪美腿. 然後她慢慢沿著腿部曲線撫摸, 慢慢摸到自己的大腿處. 當那個客人凝視她的大腿, 她便抓著客人的手, 撫摸她自己大腿內側. 那個客人撫摸得不亦樂乎, 慢慢摸入緊身裙子裡去.

學姐順勢依偎到客人肩上, 在他的耳邊喃喃細語. 客人則把舌頭申入她的耳朵裡去, 學姐被㖭得雙腿不停抖震. 絲襪和絲襪之間擦拭著, 發出吱吱的聲音, 似乎真得震得很厲害. 在這個時候, 客人㖭得學姐抖震如小貓般, 學姐則靜靜地把一支鋼筆放在客人都手上.

客人的另一隻手抓著學姐的腋下, 單手托起她. 兩人同時站起, 客人把學姐推到牆角. 客人一隻手抓著她的大腿, 不停地撫摸, 不捨得放手; 另一隻則抓著鋼筆, 二話不說地插入她的私處. 雖然學姐好像痛得五馬分屍, 但是忍著默不作聲. 不久, 她的私處被插得有些液汁流了出來.

後來, 學姐好像斷氣般伏在桌子上, 桌上有一份打開了的合約. 客人走過去, 在合約上簽了字, 然後要學姐咬著那支鋼筆. 跟著他脫下西褲, 把陽具從她身後插入她的私處裡. 咬著鋼筆的學姐只能發出嗚嗚的悲鳴. 客人一邊插, 一邊把她反手用塑膠帶索緊. 客人不停地插, 不停地推, 推得越來越快, 最後一次用力插進去, 令學姐發出吱一聲的高音. 客人把陽具拔出來, 帶些白色液體.

看來好像已經完事, 可是客人不但沒有鬆開她的塑膠帶, 而且把一條尼龍索, 穿過天花上的滑輪, 然後圍著師姐的頸項, 再結成一個圈. 他用力拉下尼龍索, 把學姐吊到半空中. 這樣做不會吊死她嗎? 各位同學都看得目定口呆. 學姐垂著頭, 依然咬著鋼筆, 但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則不停地抽搐. 不久, 她的雙腿抽得越來越微弱. 突然客人放手, 砰一聲, 學姐從半空中跌到地上, 吐出口中的鋼筆.

跌到地上的學姐好像恢復了知覺, 在地上抽搐, 並發出綿綿不斷的呻吟聲, 激起男性的淫慾. 客人走到地上, 一邊再把陽具插進她的私處, 一邊瘋狂地撕破她的外套和襯衣. 插呀... 插呀... 用力一推, 學姐引頸長喊, 客人便累得昏在地上. 學姐的上衣破爛不堪, 而黑色絲襪則還算完整, 她就是這樣在地上打滾著, 直至再次呻吟一聲, 並以地上的液體作潤滑劑把塑膠帶解開.

*******

當羅拔好像很享受地朗讀那篇手稿的時候, 他頓然停了下來. 我明白的, 因為他畢業的時候, 正正親手了結他最心受的人, 才進入這個紙醉金迷的地獄. 雖然我貴為上司, 但是同情心還在, 我著他處理其它較重要的文件.

我接過那份手稿, 是什麼也不再重要, 畢竟是他人的私隱. 我輕輕的撕掉, 悄悄地燒掉, 不帶走一點痕跡.

然而, 地獄的靈魂什麼時候才會覺醒? 變了蟹民還夢想會一朝發達, 揭破他人私隱還窮追猛打, 為何不瀟灑走一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