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8, 2007

Fiction: 投銀殺意 II - 回憶.榮歸

For those who cannot read Traditional Chinese, please kindly use an online translation tool, e.g. Babel Fish Translation. It is the second episode of the story about the cruel world of investment banking.

今夜這個南方小島萬眾騰歡,因為全島上下都在慶祝回歸十周年.敝公司為了與眾同樂,特別租了一艘遊艇,讓同事們在海中欣賞慶典的煙花表演.

”羅拔,幹嘛遲到呢?大家都玩得很盡興.”

羅拔小心翼翼地從舢舨走上來,輕輕點頭回應,沒有作聲.這個時候令我想起羅拔曾經提及過的往事.

十年前,羅拔剛剛畢業.他本身專業不是金融,而他當時的女友卻是財務系的高材生.她幸及被敝公司邀請面試.作為護花使者,羅拔護送她至公司的大堂門前,並坐在大堂的沙發上一直等候她面試完結.

過了很久,羅拔開始感到不耐煩.因為當他看見女友面試的裝束,他便深感不安.當天穿著一襲黑色的行政人員套裙,裙子很短,露出一大截黑色絲襪包裹著的雙腿.她化妝也化得很濃,有點妖艷的味道,跟她平日學生形象很不一樣.

”你知道些什麼?人家是國際大機構,我怎可以簡簡單單地面試?”羅拔道出他的不安,卻換來女友的蔑視.

那時候已經是黃昏,羅拔越等越不安,奈何那兒是私人地方,不可以隨便進入,更不可以打斷女友的面試.他猶如熱煱上的螞蟻,焦慮不安.正值那個時候,他眼前出現一雙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他抬頭一望,原來是一位年輕女士.那位女士與其它人不同,沒有穿上沉悶的行政人員套裝,而是一襲米白色毛織長袖連身裙,裙腳也很短,差不多露出整個大腿.米白色上衣與黑色絲襪有著鮮明的對比,顯出主人家有著與眾不同的格調.

"先生,不好意思.大廈要關門了...”

”什麼...我朋友還在大廈裡面...”

”啊,明白了...不如這樣吧,我把我的開信刀借給你.你拿著這把刀便可以通過所有保安系統.拿著吧,去找你的朋友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說出一句話,否則你的朋友便永遠不能離開這個地方.”

羅拔尋人心切,不假思索,伸手接著那把開信刀,看見她雙手也包著黑色絲襪.他感到很奇怪,但沒有再細想,說聲謝後便走進辦公室裡去.

羅拔一直走,一直走.他發現整個辦公室都沒有人,很肅靜.後來,他看見遠處有一間沒有關燈的房間,於是他便走上前去看看.原來那一間是會議室.他悄悄地推開那扇門,赫然發現他女友被索起,半空吊在會議室內.當他正想開口問候他的狀況,他想起你答應那位女士不能說出半點說話.於是他默不作聲用開信刀解開綑綁著他女友的繩索.正值他要帶著女友離開,有一個站在會議室問口.那個人穿著黑色套裝配黑色絲襪,特別的是她用黑紗蒙面.

她舉起一把開信刀,望著他們說:”任務是消滅入侵者.”

那名蒙面女子二話不說衝上前來,當時年輕的羅拔一時驚慌,合起雙眼,慌忙地雙手握著開信刀伸直向前.衝上前來的女子煞停不住,被羅拔那把刀刺中心藏.當羅拔聽到蒙面女子一聲慘叫,便開眼看看.那名女子瞪眼看著他們,舉著開信刀,動也不動.羅拔見狀,便慢慢抽出開信刀.血液從傷口湧出,那名女子隨即倒地.那個時候,羅拔嚇得呆若木雞,反而他女友表現得很鎮靜,只是凝望著伏屍地上的蒙面女子.

”任務是消滅入侵者.”

那把聲音驚醒了呆滯的羅拔.羅拔見到門口出現一樣打扮的蒙面女子,他不再退縮,拿著開信刀準備迎戰.那名女子衝上前來,揮刀斬向羅拔面前,羅拔及時避開,並揮刀架起她的刀勢.始終體能男性比較優勝,羅拔使勁便彈開她的開信刀.那名女子無刀在手,見狀便轉身逃跑.豈料當她轉身正要逃跑的時候,羅拔一刀插向她的肛門處.那名蒙面女子忍著痛楚叫了一聲,試圖拖著身體離開.羅拔便轉動刀身,把她的傷口綻開.她慘叫一聲,羅拔便把刀拔出來.那名女子蹣跚兩三步便伏倒地上.

羅拔女友凝望那名倒地的女子.羅拔本來想上前安慰,但基於之前的承諾,所以沒有開口.為了避開越來越多的殺手,羅拔便帶著女友離開會議室.

當他們走到走廊,羅拔聽到高跟鞋踏地聲,於是便躲在一間房間.他看見書桌上有修鐵線,便拿起來,當一名蒙面女子經過房間的時候,他便從後把她勒死.他女友一切看在眼內,看見羅拔技巧純熟,或者是天生吧,那名女子只是喊了一聲便窒息斷氣.他女友沒有尖叫或驚慌,只是一直凝望著.

當他們步至大堂,快要離開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了三名蒙面女子.她們喝令他們停下:

”任務是消滅入侵者.”

羅拔他們果然停了下來.羅拔轉身,主動衝向那三名女子.大概她們沒料到羅拔主動出擊,她們來不及防避.羅拔橫刀一揮,其中一名女子的胸部被切開.他隨即轉身,把旁邊那名女子的大腿斬下來.她伏倒地上,抱著那條黑色絲襪包裹著的與身軀分離的腿.那兩名重傷女子滾在地上掙扎慘叫呻吟,另一個則站在後面,好像被嚇得呆若木雞,連開信刀都丟掉到地上去.羅拔沒有停下來,一手握住她的喉嚨,把她推到牆角,然後一手用開信刀一刀一刀插向她的下體.那名女子已經嚇得失魂,只是瞪大雙眼,不停呻吟.羅拔繼續一刀一刀地插,連內藏都拉了出來,直至她不再作聲.羅拔放開手,她的身體順著牆身溜到地上去.

滿身鮮血的羅拔趕緊拖著女友的手,準備帶她離開.可是,女友忽然脫開他的手,大聲罵:

”你瘋了嗎?你進來幹什麼?”

”我不是在救你離開嘛?”

”實在太過份...你有沒有了解我的感受?”他女友垂下頭來,哭泣地說.一邊說,一邊脫下高跟鞋,從絲襪中看見她的腳趾.然後她慢慢地脫下裙子,一粒一粒鈕扣解開,把黑色的外套和白色的襯衣脫下來.然而她不是一絲不掛;原來她穿的不是絲襪褲,而是連身絲襪;內裡不是穿普通內衣,而是一襲紅色的樽領健身泳衣.她拿出一條紅色的紗巾,把長長的頭髮束起來,再拉高樽領至鼻樑,蒙著自己的臉容.接著她拿出一把開信刀,刀尖指向羅拔:

”任務是消滅入侵者.”

他女友二話不說,打了兩個筋斗,跳到羅拔面前,一腳把他踢到遠處.當羅拔站起來,她又打筋斗跳到遠處.羅拔沒想到要跟她開戰,豈料她又打筋斗跳到面前,踢出一腳一腳的旋風腿,腿腿有力.因為她脫了所有外衣,只剩下那襲紅健身泳衣,整條黑絲包裹著的雙腿都表露無遺.在紅色的背景襯托下,黑色的曲線在翩翩起舞,一般男人都會為之著迷,想擁抱著這件誘人的藝術品.

羅拔已經被她踢得喘不過氣來.那時候,她握著開信刀斬下去.在那千鈞一髮的一剎那,轉身閃開,但依然被她刀斬到左邊肩膀上.然而,與此同時,羅拔的右手也拿出開信刀,反射作用地插入了她的小腹.兩個重傷的人都慘叫一聲.因為肩膀的痛楚,所以羅拔把刀揮出,把女友的腰部割開.她的內藏一條一條纏著刀身拉了出來,其它的則從傷口慢慢地流到地上.她瞪著雙眼,可能驚訝自己會輸或者羅拔竟然那般對待自己,一邊呻吟著,一邊蹣跚地走兩步便伏倒羅拔身後.

羅拔驚覺自己竟然做出那般可怖的事情,馬上走到地上抱著他女友.當他想替女友拉下蒙面的樽領好讓她容易呼吸,卻被她喝止:

”停手...啊...難道...你...還要把我些點兒的尊嚴...踐踏...殆盡嗎?”

她一邊說,一邊喘氣得很.她舉起一隻手,那隻被黑色絲襪包裹著的手輕撫著羅拔的臉頰.

”你不是要帶我離開的嗎?”

說畢,她雙眼反白,那隻手也垂了下來.

那時候羅拔只是凝視她的臉龐,沒有作聲,也沒有哭.在那個空矌的大堂,卻傳來滴滴㗳㗳的腳步聲,而且聲意越來越近.他眼前出現一雙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他抬頭一望,原來是一位穿著一襲米白色毛織長袖連身裙,裙腳也很短,差不多露出整個大腿的女士,也就是當初給他開信刀入內的那一位.

以後的事,羅拔再沒有告訴我,我也沒有追問.直至後來我當上合夥人,從公司內部資訊得知,那名女士應該是曾經在公司叱吒風雲的綺雯.當天,羅拔加盟敝公司,成為她的下屬,令她的團隊如虎添翼,之後五年都為公司賺取最高的盈利.羅拔在公司也嶄露頭角,事業拾級而上,並於四年前參加了合夥人選拔.當時與他爭奪合夥人寶座的正是那位綺雯女士.

最後當年沒有一位成為合夥人,公司內部也沒有記述當年選拔的情況.我只是聽聞一些年資久的同事所述.據了解,選拔開始的時候,綺雯佔有壓倒性的優勢.可是,當羅拔倒在地上,因為綺雯準備使出必殺技,所以脫去所有外衣,露出亮麗的黑色連身絲襪,紫色的健身泳衣,並用樽領蒙面.羅拔見狀,突然大發神威,一招把綺雯擊倒.似乎都沒有人了解發生了什麼的事.羅拔沒有依例用合夥人開信刀了結綺雯,只是把她的手根腳根扭斷,再擊碎她的脊髓,令她全身癱瘓,連咬舌自盡的氣力也沒有.完事,羅拔便離開了會場.

因為羅拔沒有處結他的對手,所以他也放棄了當合夥人的資格,以後也不獲參加合夥人選拔.綺雯的身體則被安置在公司的秘密地窖,那兒只有合夥人才可以進入.成為合夥人之後,我才可以到那兒觀看那位名震一時的女士.她被安放在一個透明玻璃箱子裡,箱子有氧氣供應.箱子裡還有一條養料,維持著她的生命.她還穿著當時參選的連身絲襪和樽領健身泳衣,而且還繼續用樽領蒙面.奇怪的是,她的絲襪還完整無缺,沒有半點破損,連手指腳趾都被黑絲包裹著.當時羅拔最後一擊至今依然是一個謎.雖然她已經全身癱瘓,但是眼珠還可以轉動,也可以看看誰還會走來探望她.想不到曾經叱吒風雲,現今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今天是你成為合夥人後第一次主持的公司派對,應該盡興吧.”

”啊...對...對.”因為我想得出神,所以支吾以對.

我倆一同看著岸上的燈火,默然.

”剛才的事情辦妥嗎?”因為不想氣氛僵持,所以把指示羅拔攔截貝氏銀行出售次級按揭債券的事情拿出來討論.

”沒有”

”噢?”

”想不到貝氏竟然把這件重要的交易交託予那三位剛畢業的女生...”

”原來是這樣.”

”她們見到我們便急不及待脫下外衣決戰...”

”脫下外衣?”

”對.她們只穿黑色的連身絲襪和樽領健身泳衣...”

她們的裝束令我想起他女友和綺雯.

”...一下子就束手就擒.我們把她們各自綑綁在今晚壓軸的煙花球上.”

”啊...是中國人的那三個球?”

”對,就是.”

”慢慢地等待被毀滅的煎熬,真是比死更難受.”

”是的.起初她們都視死如歸,後來時間一長,她們便焦慮.當我形容煙花爆炸的情況,她們便哭起來,又不斷掙扎.她們雙腿上的絲襪互相磨擦,那種吱吱聲都是教人心癢...”

似乎羅拔已經恢復心情了.不過,聽完羅拔的形容,我蠻真期望那一幕的煙花.

一個月後,貝氏銀行宣佈旗下三個次級按揭債券基金破產.

2 comments:

宇宙人 said...

Kunoichi are ultimate deadly killing machine, kill you silently, softly and economically

Kunoichi Terminator said...

Yes, that's why more and more women in office than 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