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Tai Chi vs Ninjitsu

Tai Chi 太極 is a kind of Chinese martial arts. Unlike Shaolin 少林, it is well known with its snail-slow and soft movement. This is because it aims at activating one's Metabolism to improve his health. However, if he does Tai Chi quickly, Tai Chi can be very powerful.


(How a female ninja was unveiled and defeated by a Tai Chi Master)

The Kunoichi lost but could survive. The Tai Chi master showed us that martial arts should be anti-violent rather than bloody.

Saturday, November 18, 2006

Fiction: 死亡大搜查線 II - 轟轟烈烈

For those who cannot read Traditional Chinese, please kindly use an online translation tool, e.g. Babel Fish Translation. It is a story about three students who became female assassins after one failed in a public exam.

這一個晚上, 我又要徹夜不眠. 對著案頭的文件堆積如山, 對著文件內的謀殺案, 都是摸不著頭腦. 自從上次的爆炸案, 我每天都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好像穿了便覺得特別有自信. 這個時候, 我慢慢撫摸套著絲襪的身體, 然後慢慢進入陌生的國度.

******

考試失敗, 便等於人生失敗. 沒有學歷, 沒有家底, 以後努力也沒補於是, 這是社會的悲歌. 長痛不如短痛, 我決定臨死前要轟轟烈烈, 刺殺一個黑幫老大, 為民除害.

這一天, 我放蹤了自己. 我放下我的長長的秀髮, 打了很深的眼影, 口紅也塗得鮮艷. 我穿了一件黑色薄身的連身魚網絲襪褲, 把手指腳指也套著, 很野性. 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t-shirt, 下身則是一件迷你牛仔裙, 再加上一對白色球鞋, 很可愛. 我這樣又野性, 又可愛的樣子, 就算黑幫老大也難逃小女子的五指山吧, 嘿嘿......

當晚我在他常流連的酒吧到候, 在吧枱前兩腿相叉坐著. 果然, 他一進入酒吧, 便被我的美色吸引著, 走過來與我聊天. 他真是一個好色之徒, 請我喝了幾杯酒, 便對我摸手摸腳.

"你那對絲襪真是很滑" 他開始摸我的大腿, 然後往小腿方向摸下去. 我想, 這正時好時機, 只要當他摸著我的腳眼, 我便可從後偷襲了.

我要用一支鋼針往他的後腦插下去的時候, 他突然舉手來握著我的手腕, 然後用力把我的手腕擲在吧枱上. 我因為疼痛而丟了那支利器. 不過我沒有放棄, 試圖向他揮拳攻擊, 但是忽然四肢無力, 身體自自然然地依偎在他的身上.

"似乎藥力發揮作用吧." 他一手摟著我的纖腰, 一手摸著我的大腿, 他的嘴巴在我的耳邊溫柔地吻. 我不但四肢無力, 而且體內熱血沸騰, 呼吸喘噓噓. 被他一吻, 加上他在我的絲襪上游走, 我更不能自控. 本來穿絲襪是為了引大魚上釣, 現在竟然成為自己的安魂曲.

"啊... 啊... 啊..." 我被他吻得死去活來, 更好享受的是他的身體在我的絲襪上游走. 隔著絲襪來被撫摸, 真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 怪不得男人小鳥對著女人的絲襪都硬起來.

"你這個賤貨, 不但樣子可愛, 而且叫得也教人騷癢難耐"

"啊... 可惡... 啊... 啊... 可... 啊... 惡" 本來我是一個獵人, 現在卻成為了獵物.

他托著我的左腿, 並拉高, 慢慢摸著我的小腿. 在暗淡的光線下, 黑色的絲襪把我的腿部曲線美態表露無遺.

"啊... 可惡... 可惡..." 我開始有點兒氣力, 試圖掙扎. 這一下激怒了他, 他用力把我壓在牆上, 同時把我的一隻手伸開並用力按著. 他的小鳥已經硬起來了, 他確定我沒有反抗能力後, 便一下子插入我的下體去.

"啊---" 我疼痛得大喊起來. 雖然很痛, 但是痛得很有快感.

"噢, 你是處女嗎? 你老爹很久沒試過處女了... 插破絲襪真是興奮, 哈哈哈"

他不是很快地插, 而是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插入來, 而且每一次都是很用力的, 大力得像要插爆我的下體, 要我痛得死去活來.

"啊... 不要... 停... 不要... 停..."

"等老爹成全你吧" 他把我推到吧枱邊. 我雙手按著吧枱邊, 而他則站在我後面, 拿起我雙腿, 從後面插了入來.

"啊... 啊... 很厲害... 啊... 很... 救命... 男人... 我要... 我要死... 可惡... 啊... 啊... 姦死我"

當我喊到姦這個字, 他突然瘋狂起來, 再不是一下一下插, 而是狂奔地出出入入, 摩擦得我的下體快要爆炸. 我被他插到我氣喘得快要窒息, 我呻吟著, 呻吟得啞了聲.

"啊... 啊... 姦死我... 姦死... 我..." 他放下我的一隻腳, 然後雙手用力抓著我的另一條腿, 提起, 並繼續用力插進走. 接著一刻, 他在我的下體內, 射了.

當他解決了自己的需要, 他便抓著我的頭髮, 拉起我, 再把我摔在地上.

"兄弟, 這個賤貨要做女英雄, 大家不用客氣, 成全她吧..."他拍一拍掌, 喚了十多個裸體男士. 他們色迷迷地看著我. 雖然我被那個黑幫老大蹂躪, 但是除了下體穿了一個洞, 全身的絲襪都完好無破. 我這個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白色t-shirt, 迷你牛仔裙, 白色球鞋的少女, 正在等候下一輪的挑戰.

圍著我有十多個裸男, 個個都健碩得如筋肉人般. 其中一個二話不說便握著我的喉嚨, 著我站起來, 然後如李小龍的踢腿, 連續在我的胸部和腹部揮腿數十下. 接著他抓著我的t-shirt和牛仔裙, 把我提到高處, 然後狠狠摔到地上去. 我被他摔到地上, 疼痛不已, 在地上抽蓄. 另一個裸男上前, 把我抱起, 然後用他的小鳥插入我的下體內.

"啊... 很大... 很大... 幹死我了... 啊..."

他插入我的下體後, 他雙手在我的腰間圍抱著我, 然後逐漸收緊, 緊得我呼吸開始有點困難, 我因而只得喘著氣. 他好像聽到我急促的喘氣聲而興奮, 更用力收緊, 並把他的小鳥推到我下體更深處.

"啊... 啊... 啊..."

他收緊似乎到了極限. 他的小鳥不再推進, 而是快速地出出入入. 更可怕的是, 當我的小腿只要輕輕擦過他的身體, 他似乎被我的絲襪刺激得不能自控, 插得我的下體快要爆裂.

這時候, 我的精神已經崩潰. 作為一個柔弱的女性, 只能依附征服自己的男人. 我不期然地用雙腿摩擦他的身體, 他便因而更興奮, 插得我更快. 不過很快他便射了.

當我還在地上抽蓄, 又有另一個裸男走上來. 他抓著我的雙腿接近球鞋的腳眼部份, 把我拖行, 拖到沙發上. 然後, 他站在沙發上, 把我倒吊, 提高, 然後用他的小鳥插入我的下體內. 原來被倒吊著也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當我望著地面的時候, 有一快感從心頭湧上來. 因為這個快感, 所以我的雙腿, 夾著他的頸子, 輕輕地摩擦. 抓著一個掙扎中的女子, 對於男人來說, 是一種成就. 他的小鳥硬起來了, 而且越來越硬.

"賤貨, 我要處決你."

"啊... 來吧... 處決我... 來... 處決我...啊..."

"誰人的小鳥比較大呀?"

"你的不算大"

"什麼!" 他似乎不滿意, 用力抓著我腳眼, 拉高, 好讓他的小鳥插得更深.

"啊... 還未夠..."

"什麼!" 他再使勁插進來.

"啊... 救命... 不要... 不..."

"饒命嗎? 嘿嘿..." 他忽然從沙發上跳下來, 把我的頭顱撞到地面去. 好殘忍呀, 我被他撞得頭昏腦漲. 他還未停下來, 把我頭顱按在地上, 抓著我的腳眼, 岔開我的雙腿, 然後一下一下地插進我的下體, 出出入入, 不消十幾下便射了.

他射完了便把我丟到地上. 接著有一個裸男從我身後抱起我, 然後他的小鳥插入的的後庭. 跟著另一個裸男上前抓著我的一對大腿, 並插入我的下體. 另外又有兩個裸男上前, 站在我的左右, 捉著我的手, 著我抓著他們的小鳥. 對, 我的手也套了絲襪, 被絲襪摩擦小鳥, 他們難道不硬崩崩起來? 我便這樣同時被四個裸男操著.

"啊... 好厲... 害... 來吧... 不要停... 快些... 用力... 不要留情... 姦死我... 操死我... 幹死我..." 失去意識的我便這樣被眾人狂操. 不過另一方面, 他們不也被我的絲襪操控著嗎? 我竟然在被人蹂躪中尋找到在考試失落的滿足感.

"對... 便是這樣... 啊... 啊... 殺死我了... 不要... 我要死了..." 我便如是般被眾人輪流強姦, 直至眾人都射得沒有力氣.

"這樣的賤貨真是... 來, 把她綑綁起來."

我便這樣進入了黑暗.

******

因為美美放榜成績不理想, 所以今天我和美玲到她的家去探望她. 可是她竟然不在家裡. 不過伯母依然招呼我倆到房子裡坐坐. 偶然我倆發現美美的日記. 出於關心, 我倆決定打開了她, 赫然發現美美竟然胡思亂想, 打算利用自己的美色去刺殺黑幫老大, 以求就算入不到大學, 也做一件轟轟烈烈的事. 於是我倆立即走到美玲的家商討營救美美的對策.

"我知道那個黑幫的門面公司正在聘請暑期工, 讓我借見工為名潛入該公司調查吧." 我說.

"好主意. 既然美美也要做一件轟轟烈烈的事, 我們作為她的好朋友一定要全力支持. 美美為了這個計劃而穿上了黑色連身絲襪褲, 既然我們也參與其中, 我們也應該穿上, 當作精神上的支持, 三人一條心." 美玲說.

當天我們買了兩件與美美穿的同一型號的連身絲襪褲. 這種絲襪褲真是很特別, 不但連頸部也包裹著, 而且連手指和腳指都套上了. 當晚我倆留在美玲的家裡, 在她的房子裡, 我倆都脫得一絲不掛, 然後穿上剛剛買回來的連身絲襪褲. 當我倆看見對方穿上黑色連身絲襪褲的樣子, 我倆的身材曲線更顯得玲瓏浮凸. 怪不得男人喜歡看女人穿黑色絲襪, 原來真是非常吸引. 結果我倆情不自禁地互相擁抱. 當我倆絲襪一接觸, 我馬上感到莫名的快感, 絲襪摩擦都能令我興奮莫名. 我倆開始互相摩擦, 我摸你的臉, 你摸我的臀部. 越是摩擦, 越是興奮, 後來更滾到地上去.

"啊... 啊... 好舒服... 啊... 真是從來唔嘗試過..." 美玲呻吟地道.

"啊... 真是... 啊... 我停不了... 我... 啊... 控制不了... 啊..." 我也興奮地道.

接著, 她躺在地上, 而我伏在她的身上. 我一邊抓著她的腳眼, 另一邊搔癢她的腳底. 她也對我做出同樣的事情.

"啊... 不要... 停... 啊... 不要... 啊... 停..." 我被搔得不能自已, 不停地呻吟. 隔著絲襪來被搔腳底真是很興奮, 那種搔癢比平時更興奮百倍.

跟著, 我雙手抓著她的大腿, 我的頭則申到她的私處摩擦; 她也是一樣.

"啊... 很壞... 我倆... 真是很壞... 很癢... 啊... 摩擦得快點兒... 快點兒... 快... 啊... " 我倆一起急速互相摩擦, 快感不停地湧上心頭. 不久, 我倆都達到高潮了. 高潮過後, 我倆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相擁在地上睡去了.

第二天我到那間公司面試. 我除了內裡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外面有一件白色襯衣, 一件黑色長袖行政人員外套和迷你裙. 我也穿了一對尖頭尖跟的高跟鞋. 我全身都是黑色唷, 倒像一名女刺客. 對, 我們三人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不啻是女刺客三姐妹? 想到這兒不期然笑了出來.

當我進入公司門口, 公司的冷氣開得很大, 一陣強風吹來, 吹過我露出的雙腿. 當冷風吹過絲襪套著的雙腿, 那種感覺很特別, 不是冷, 更不是熱, 而是一種被接觸的快感.

我趁門口的接員離開一會兒, 我靜悄悄地走進只限職員的辦公室. 後來, 我到了一個房間, 那兒有一張桌子, 桌子上有一張圖. 在好奇心驅使下, 我走上前來看過究竟. 當我看得入神, 突然有一個貌似保安員的男人走進來. 他看一看那張圖, 便破口大罵:

"這是公司機密, 你怎會走進來?"

我試圖逃走, 但是他一手便從我身後箍著我的頸部, 這個時候我動彈不得. 我不停地掙扎, 但也無補於事, 而且他更用一支電棒, 把我電得有氣無力. 然後, 他把我推到桌子上, 著我躺在桌上, 接著我一手撕開我的襯衣, 讓我隔著絲襪露出沒有穿奶罩的乳頭.

"你是什麼保安? 怎可以... 啊..." 我還未說完, 他雙手已經在我的乳頭上抓和搓揉. 他很用力, 很暴力, 但是我喜歡. 怎可能?

"啊... 暴力多些... 啊... 再大力點兒... 啊... 啊... 啊..." 我的呻吟聲, 越叫越高音.

跟著他抓我的長髮, 把我反轉. 他的小鳥從後插了入來, 破了我的處女膜, 插得很深. 他一邊從後搓揉我的乳頭, 說穿了是他愛抓著我的絲襪, 另一邊十分頻密地在我的下體出出入入, 頻密得我被插得喘不過氣來.

"啊... 很快... 啊.... 啊... 很快... 啊... 高潮了..." 當我已經高潮了, 但他沒有停下來, 也沒有減慢速度的跡象, 只是不停地插.

"啊... 你幹什麼... 啊... 怎麼可以這麼久? 啊... 啊... 對... 不要停... 又到了... 怎麼? 啊... 我... 我... 不能... 我會窒息... 我喘不了氣... 我... 姦死我... 幹死我... 操死我... 對... 就是這樣... 繼續... 插... 插... 插爆我... 啊... 啊..." 我不斷到達高潮, 不斷地興奮, 最後我被插到頭昏腦漲, 昏了過去.

******

第二天了, 美牙還沒回來, 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我在家裡很不耐煩, 於是我決定潛入刺探. 從網上情報得知, 那個黑幫大佬的遊艇將會停迫遊艇會, 我想我可以潛入遊艇查探.

那天晚上, 我只是穿了黑色連身絲襪褲, 背著一個迷你氧氣罐, 便潛到水裡去. 當我游到接近那遊艇的時候, 竟然有一個人在等候. 難道守衛真是那麼深嚴? 見狀, 我惟有掉頭回去, 怎料已經有兩個男人在我後面等候. 他們一個抓著我的頸部, 另一個抓著我雙腳. 剛才遠方的男人慢慢游過來, 接著抓著我的腰間, 然後他的小鳥二話不說衝了入的後庭去. 我咬著氧氣喉, 但是我真想大喊一聲, 真是爽透了. 那個抓著我雙腳的男人, 慢慢從小腿摸到我的大腿, 然後把我的腿提到他的臉頰來摩擦. 而那個抓著我頸部的男人, 見到從面的男人已經插入了我的後庭, 他便放開雙手, 握著我的右手, 著我抓著他的小鳥. 真是, 我這隻套了絲襪的手真是很爽呀. 在前面的男人見狀, 隨即抓著我的雙腿, 往我的下體插了入去. 救命, 怎可以讓兩個男人這樣對自己? 不過穿著絲襪被人操真是很爽, 真想在這樣子被人操死. 難道我真會被人操死?

我的氧氣差不多用完, 但是他們還是插過不停. 我開始掙扎, 但是我越掙扎, 他們越興奮, 抓得我越緊, 插得我越頻密. 其實我也很興奮, 穿著絲襪的感覺很舒服, 不如就這樣把我輪姦致死吧. 來, 姦死我.

我的氧氣用完了, 我索性吐走那個氣喉. 我在水中不能呼吸, 更是拼命掙扎, 直至意識模糊, 休克過去.

當我醒來張開眼睛, 發覺自己雙手被反縛吊著, 大腿之間有一道輸送帶似的東西, 帶上每刻一個間隔便有一個隆起的東西, 有像輸送帶生了一些腫瘤. 眼前除了一群裸男, 還有美美和美牙. 她倆都被脫去所有外衣, 我和她倆一樣, 只是穿著黑色的連身絲襪衣.

美美被人用麻繩綑綁倒吊著, 一邊有人用皮鞭狠狠地鞭打她, 另一邊抓著兩個男人的小鳥. 另一邊廂, 美牙坐在一個三角馬上, 不停地呻吟. 在尖銳的三角馬上, 被緊縛著的美牙也被人用皮鞭狠狠地鞭打.

"啊... 大力些... 啊... 用力些... 狠狠鞭我... 啊... 鞭死我... 來, 來... 啊... 啊..."

"對... 鞭下來吧... 我喜歡... 啊... 大力... 殺死我... 啊... 啊... 對... 就是這樣..."

當我悲傷地看著她們, 看得出神, 突然有人一下鞭到我的背部.

"賤貨, 看什麼? 你也想吧? 不用急, 有一個好遊戲等著你" 這個裸男一邊說, 一邊坐在我前面猶如單車的東西, 面對著我. 當他開始踏上腳踏, 那個輸送帶開始啟動, 而那些腫瘤一個一個在我的下體摩擦過. 當他踏得越快, 腫瘤來得越快, 我開始明白這是什麼的遊戲了.

"怎樣? 賤貨"

"求你... 停..."

"怎樣?"

"啊... 我... 不能..."

"再快些吧..."

"不要... 我受不了..."

"來, 讓我踏快些..."

"可惡... 啊... 啊..." 這個刑具比美美和美牙受的更可怖, 我既疼痛又興奮, 興奮得瘋狂, 身體四周擺動. 可是越是掙扎, 摩擦得越厲害, 感覺越痛苦, 也越有快感. 那個裸男看著我痛苦的表情, 刺激得踏得更快.

"賤貨... 夠了吧..."

"不要停... 快些... 再快些... 未夠... 啊... 啊... 來... 折磨死我吧... 啊... 啊... 我要死..."

"大聲些!"

"啊..."

"再大聲些!"

"啊..."

"再來!"

"啊... 我要死... 啊... " 我不停地喊破喉嚨呻吟, 直至力竭聲嘶, 因過度快感而昏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 發現自己, 美美和美牙一同躺在地上. 我們每一個人都含著一個很大的假陽具, 而假陽具的另一端則插入另一個人的下體內. 我們穿著絲襪的雙腿, 夾著另一個套著絲襪的頸部. 就是這樣子, 我們合成一個牢固的三角形.

因為那個假陽具的刺激, 所以我的下體慢慢地蠕動. 我前方的美牙也因為同一個原因, 把那個假陽具推入我喉嚨深處.

"鳴..."

"鳴..."

"鳴..." 我越是蠕動, 越是興奮, 越是把那個假陽具推到後方的美美的喉嚨深處, 同樣地也被美牙塞得很深. 而我們雙腿則在對方頸部摩擦, 越是興奮便越摩擦得厲害, 越摩擦得厲害便越是興奮. 我知道如此下去, 我們便會被那個假陽具塞進喉嚨深處, 封著氣管窒息而死. 可是, 我們實在興奮得不能自控, 我們任由性欲擺佈, 利用絲襪的摩擦和陽具的塞進而享受當中的快感. 就算看著前方被絲襪包著的臀部, 心頭都湧上莫名的快感.

"鳴..."

"鳴..."

"鳴..."

某年某月某日, 我們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一同踏上黃泉不歸路.

******

我睡了一覺, 睡得很好, 穿著絲襪褲睡覺的感覺很舒服. 我拿起案頭上的一張照片, 照片中那三位死者只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在地上互相交叉著, 砌成三角形, 好像進行什麼儀式. 我摩擦自己被絲襪包裹著的乳頭, 再想起上一單案件的死者也是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褲, 不期然懷疑背後有什麼的陰謀.

Reference:

Friday, November 03, 2006

Shadow Hunters: Echo of Destiny

This movie, known as full of Blood, Sex and Violence, was released in 1972. The main characters would kill various Kunoichi along their way. You can see how Female Ninja performed assassination and how they failed.


(Female Ninja Army failed in Hotspring Assassination)


(Kunoichi was cut in a river)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