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4, 2006

Fiction: 死亡大搜查線

For those who cannot read Traditional Chinese, please kindly use an online translation tool, e.g. Babel Fish Translation.

我們這一組探員接到報告便第一時間到達案發現場,即是少年富商的別墅.

”師姐,現場發現一件熔爛的男性屍體,初部懷疑是別墅主人.另外有兩具完整的女性屍體,全身被用絲襪物料包裹全身兼蒙面.還有,一些散亂的肢體,每一件都是被絲襪質料包裹著,還有一個完整的頭顱,也是用絲襪物料蒙面的.”我的下屬簡單向我報告現場的證物發現.

這一件案件有很多疑點,所以還是需要我親自把每一件證物看過究竟.我走到那兩具女性屍體前面,她們被人用麻繩反手綑綁吊著.驗屍官告訴我們,那兩個死者已經死了超過一個月,因為有人幫兩具屍體注射了防腐劑,所以不但沒有腐爛,而且完整無缺,還有薰衣草的香氣.

當我用手搾著她其中一個乳頭,發現富有彈性,柔滑的絲襪衣使我不禁繼續撫摸身體的其它部份.她的身材實在太好,至少我身為女性都這樣認為.在好其心驅使下,我拉下她的絲襪面紗.她的樣子像約二十歲的少女,我心裡沒有半點嘆息,反而有些羨慕.為什麼呢?

這個時候,我的下屬已經收集屍首異處的肢體.四肢和頭顱都完整,而身體相信已經灰飛煙滅.我把每一件肢體都拿上手,那絲襪給我一種奇特的感覺,使我不禁從頭到尾撫摸一回.當我拿起那位頭顱的時候,她的眼睛突然瞪大,把我嚇了一跳,接著突如其來的觸電的感覺,把我電昏了.

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站在別墅的大門,有一個穿著整齊西服的男士拉開閘門走出來.

”我是專程來送上李先生下星期到美國紐約的機票.”我怎麼會這樣說呢?我好像身不由己的.我發現自己是一身空姐打扮,頸繫上一條絲巾,深藍色的制服,黑色的絲襪和高跟鞋.

那個男士打量我全身,好像一些保安檢查.當他想窺視我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我便把那條已經很短的空姐裙慢慢地拉高.那個男士色心起了,引頸靠近.當我拉到內褲處,露出一打手槍縛在大腿上.那個男士正要還擊的時候,我已經狠狠一掌劈去他的後腦,他頓時伏在地上昏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解開我的頸巾,脫去我的制服,然後鬆開我的髮髻,放下長長的頭髮.原來我穿著的不是絲襪,而是連身絲襪衣,從腳,手指,頸部都包裹得密不透風.我把絲襪樽領拉高來蒙面,拿起手槍,這樣子走進別墅裡.

當我走到二樓,推開主人房的大門,發現李先生安然坐在沙發上,面向著我.

”哼!你這個籠斷市場,迫害人民,控制資訊,官商勾結的大奸商!受死吧!”我不由分說地對著他的頭額連開數槍,直至子彈用竭.

”錯了,我已經連世界的定律都掌握在手中,一切一切都是屬於我了!”李先生依然安然坐著,所有彈頭都掉在他面前地上.

”包括妳在內...”他指著我說.我突然感到被一些東西射中,全身頓然無力,仰後翻倒,十字形倒臥地上.

李先生走到我面前,我瞪大雙眼望著他.我四肢都抽搐著,絲襪與地氈互相摩擦,令我在痛苦中感到莫名的興奮.李先生點著我的額頭數次,每一次都使我感到好像被人射擊,四肢不停抽搐,並慘叫著.

”在我這位高科技鉅子面前,妳的名字是弱者.我喜歡妳這種叫聲,嘿嘿...”他把我抱起,然後穿過布幕,走到另一間房間.在這房間內,有兩個女性被吊著.她們與我一樣都穿著連身絲襪衣兼蒙面,可惜她們已經動一不動了.

”妳們是同黨嗎?還是有共同的癖好?沒關係,黑色絲襪,我喜愛.來刺殺我的都沒有好下場.”他把我躺在一張圓桌上,拍打我的臉頰,我的雙腿則懸垂著並分開.他解開皮帶,脫下西褲.我露出恐懼的臉色,滲出點兒眼淚,看著他的陽具雄赴赴勃起.

”後悔嗎?哈哈...”他按著我兩條大腿,狠狠地把陽具穿破絲襪褲,插入我的私處.

一切都完結了.處女膜插穿,我大喊慘叫一聲;他的陽具觸動藏在我私處的炸彈,並引爆.

因為驚心動魄,我緊閉了眼.當我再次張開雙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依舊穿著襯衫西褲,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案頭全是李先生別墅爆炸案的文件.

忽然我渾身感到有些緊迫,於是解開胸口的鈕扣,竟然發現我內裡也穿著黑色連身絲襪衣.

1 comment:

Kunoichi Terminator said...

Shadow, thanks for you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