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1, 2006

Fiction: 庚子事變

仲夏夜本來是浪漫的時節. 蛙鳴蟬唱, 樹影婆娑. 熱氣消散, 好不適合愛侣出來散步談情. 這一晚北京比平日特別寧靜, 人跡罕至. 正確來說, 那夜的北京真的靜得教人心寒.

在紫禁城大門外有一位小伙子, 肩托著大刀. 他一身破爛的麻衣與他白晢的膚色卻不相符. 這位小伙子一直擺著這個姿態, 絲毫不動地站著. 他站了很久, 直至月華高升, 另一個人的出現打破這個仲夏夜的肅殺.

這個人慢慢地走來, 走得很有儀態, 卻走得沒有半點聲響. 當她走近些, 在月光下才看得清楚她. 一雙黑布鞋上的是一對穿著黑色絲襪的長腿. 上身只穿著一件短袖外衣, 外衣及至大腿上半部而已, 領口開至胸前, 露出衣內絲襪衣包裹著的乳溝. 她再走近一些, 把她再看得清楚. 她用麻帶束了一辮馬尾, 她的外衣是素白色的. 在月光下她雙腿絲襪帶著一線微弱的銀光. 她雙手垂著兩旁, 站在那名小伙子的面前, 高度及至小伙子的鼻樑. 兩人凝視對方良久.

"小女子, 日本國宮廷女忍者阿喬"

"敝人, 一介中土草民, 無姓無名"

這對陌生人互相介紹的對白竟然由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口中說出, 不得不教人驚訝.

阿喬出生自日本商人森可勝的小康之家. 因為生意關係, 森可勝舉家遷至北京定居. 這一年, 阿喬出生了, 她是家中的么女. 她的住所對面正是醇親王府, 即是那名小伙子的舊居.

那名小伙子其實叫金載豐, 是醇親王的私生子. 這是公開的秘密. 因此, 載豐自小可以跟其它阿哥一起讀書狩獵. 因為森可勝一家經常到府拜會, 所以載豐與阿喬自小相識. 可能因為載豐是私生子, 反而他沒有沾上貴族奢華之氣, 而且經常與平民相習. 他這種樸實的性格更得到這名日本女子的青睞.

戊戌政變那年, 他倆關係開始微妙的變化. 載豐自跟從源順鏢局局主王正誼學習大刀刀法, 不但學得一身好武藝, 而且開始接觸民族主義思潮. 不過這種狹隘式的民族主義令他開始仇視外國人, 並加入了義和團. 可是阿喬自小接受西方教育, 深明國際大勢. 雖然他對阿喬的感情始終如一, 但是兩人經常為了民族問題而爭吵.

"這個世界是建基於自由, 博愛與平等的, 你幹嘛常常針對那些傳教士呢?"

"國情不同, 原則怎可如一? 洋鬼子紅鬚綠眼, 跟中土人士不同. 乾旱是因為教堂阻住天,外國人俱是亂倫所生,並以藍眼為證!"

另一邊廂, 森可勝收到天皇敕令, 必須奉上一名家庭成員至軍方. 因為傳統重男輕女, 加上森可勝走文字隙, 奉上了阿喬, 避免家中男兒從戎. 軍方也無可奈何, 輾轉地把她送到京都宮廷受訓, 學習宮廷女忍者忍術. 這樣他倆相隔不見一年多了.

後來阿喬與另外兩名女忍者奉名返回北京, 負責保護日僑免受義和團滋擾. 被保護的日僑其實都是軍方要人的家眷. 他們得悉後開心不已, 因為除子安全受到保障, 而且這三名女忍者都是年輕貌美, 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在自己面前踱步倒教人心動.

自從慈禧太后認同義和團"拳民忠貞,神術可用", 北京的情況愈來愈混亂. 不少義和團人士燒教堂, 殺洋人, 並到處毀壞鐵路及電線桿等舶來品. 開始時只時西洋人蒙害, 這一天仇恨之火卻燒到日本僑民了.

數以百計的拳民湧至一所日本人居住的賓館, 面對這種情境, 三名女忍者面無懼色. 當一名拳民正走上前一步, 一名女忍者隨即走上前坐下來, 伸開雙腿. 眾人不明所以, 並呆看著那雙套著黑色絲襪的雙腿.

"女忍者忍法 - 蟹泡地獄"

女忍者諗過忍咒, 一些泡沫從她下體湧出, 而且愈來愈多, 多得可以溺斃眾人. 眾人掙扎的掙扎, 逃亡的逃亡, 情況急轉直下. 再者, 另一名女忍者抽出她一束頭髮, 諗咒後變得如鐵鋼, 然後一陣風的追上逃亡的人. 當逃亡的人聽到她的絲襪與空氣相擦的聲音的時候, 他們已經倒下分屍, 一刻間死者過百.

正值眾人絕望之際, 有一個人影在他們出現. 那人揮動大刀, 起動引力的氣流, 一下子把女忍者的泡沫吹散, 眾人得以逃脫. 兩名女忍者眼見高手在前, 於是決定合力對付. 雙方打到老遠去了. 在賓館樓上保護僑胞的阿喬看得清清楚楚, 那名刀客正是金載豐. 她的心情既喜亦悲. 喜的是他倆可以重逢, 悲的是雙方站在敵對的立場. 心亂如麻的阿喬決定不顧後果, 追出去看過究竟.

當阿喬追上他們三人, 她看見載豐身上有多處傷痕, 心痛不已. 可是她兩名拍擋形勢卻更為惡劣. 一名被載豐一手緊緊握著喉嚨吊起, 雖然她穿著絲襪的雙腿摩擦載豐手臂, 試圖軟化他的臂力, 但是載豐好像絲毫不受影響, 她自己快要窒息似的. 另一名則正被載豐單手持著的大刀左劈右斬, 皮開肉綻, 多番慘叫.

"載豐"

聽到熟悉的聲音, 看見熟悉的面容, 相識的感覺不禁地湧上心頭. 可是在他面前婷婷玉立的阿喬卻身穿黑色絲襪, 白色短袖外衣, 束起馬尾的女忍者. 去國一年, 桃花依舊, 人面全非. 那時候, 載豐一手把他握著的女忍者擲向另一名被斬得奄奄一息的女忍者身上. 兩人都被彈到一棵大榕樹幹上, 淒厲一叫, 然後倒下. 阿喬看著倒下的同伴, 再望向載豐處, 發覺載豐已經不知所終. 於是她跑出遠處四周尋覓.

差不得黃昏, 尋覓不果. 阿喬惟有回去看顧著她的兩名拍擋. 當她走到大榕樹下的時候, 發現她倆毫無動靜, 更赫然發現她倆氣絕身亡. 今早愛人離她而去, 現在兩位情同姊妹的拍擋也慘死當場, 阿喬悲從中來, 忍含淚水. 因為忍者傳統上地位低微, 所以死後只能棄屍荒野, 任由蟲鳥啄食, 化為大自然的幽魂. 阿喬把她們的屍首整齊地安放在地上, 然後蹲在地上, 閉目守候這兩具屍體.

忽然, 有一名軍官前來, 不動聲色地站在阿喬身後, 道死者已矣云云的安慰說話, 並通知包括日本在內的八國聯軍已經集結城外, 著她先殺入紫禁城去.

阿喬緩緩地站起來, 突然往那名軍官擲上三支飛鏢. 然而那名軍官從容地一手夾著那三支飛鏢, 不屑地說:

"不愧為宮廷忍者."

"哼. 中國鋼水差劣, 況且她倆是一等一高手. 如果不是日本的刀, 如果不是相熟的人, 根本不可能一刀致命. 說! 究竟有什麼目的?"

說時遲, 那時快. 忽然一張漁網從天而降, 包著阿喬. 然後那漁網慢慢地收緊, 把阿喬牢牢地包裹著. 阿喬在漁網中動彈不得, 加上漁網絲鋒利無比, 阿喬慘叫不斷.

"甲賀忍法 - 陰之凌遲. 這張漁網會慢慢收緊, 不但會把你窒息, 而且漁絲會把你的皮肉一塊一塊割下來. 我最討厭便是你這些知識份子. 嘿嘿, 不用掙扎了, 你應該感到光榮才對. 只要你們全死掉, 我們皇軍便有出兵, 更有屠城的藉口. 那麼我們便能夠達成豐臣秀吉以來定都北京的宏願了!"

說畢, 那名軍官提起軍刀, 往阿喬的胸部斬下去. 斬了下去後, 赫然漁網中只有阿喬的外衣, 整個人卻消失了.

"女忍者忍法 - 及時乳"

那名軍官聞聲回望, 發現脫得只剩連身絲襪衣的阿喬站在身後, 執著自己一雙乳頭. 然後一些液體從那乳頭噴出, 噴至那名軍官上.

"你那些淫技算得什麼! 讓我一刀了結...... 啊!啊!啊!"

那名軍官還未說完, 身體已經被噴出的液體溶化著. 不消半時三刻, 他已經變成一堆白骨了.

"清朝固然愚昧, 皇軍卻是邪惡...... 不過, 作為國民, 我會執行我的任務; 作為朋友, 我會義無反顧地為她們手刃仇人!"

阿喬返回賓館, 沐浴更衣禱告過後, 馬上跑去紫禁城. 在那兒等候她的, 不是別人, 正是自己的愛人 - 載豐.

雖然阿喬力陳滿清政府的不是, 力勸載豐置身事外, 可是載豐卻道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兒女私情等閒視之云云的說話. 雙方對峙, 卻不見刀光劍影. 由此可見, 倆的愛情如斯深厚.

後來載豐出招, 使出金鋼經奧義絕技 - 羅漢金鋼罩. 這一招可謂金鋼經中至強之武藝, 羅漢金鋼罩牢牢地罩著. 任何敵人稍接觸這個金鋼罩, 馬上便會被氣功形成的羅漢擊斃. 阿喬驚訝看見載豐為這個愚昧的政府使出這一招數, 因為使出這一招會過度耗損自身的生命力. 通常使用者出招過後便會老化, 不出多日便會老死. 現在載豐的頭髮開始轉白便可以證明這一點.

"臨 - 兵 - 鬥 - 者 - 皆 - 陣 - 烈 - 在 - 前! 女忍者忍法 - 魔靈之祭品"

諗咒後, 阿喬忍著金鋼罩的攻擊, 走上前如樹熊般抱著載豐. 這時候氣化成的巨大羅漢一手握著阿喬的靈魂, 緊緊地握著, 像要握碎她似的. 被吊起的阿喬靈魂的雙腿掙扎, 絲襪嘎嘎作響地摩擦, 這種嘎嘎聲的音頻正好減低金鋼罩的威力. 而她肉體卻滲出一些體液, 滋潤載豐, 免得他虛耗過度老化. 當然愚昧的載豐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時值三更, 八國聯軍開始攻進北京城內. 阿喬的靈魂最後被羅漢握碎了, 而肉體則被彈到遠處地上. 因為這個作用, 整個金鋼罩消失了. 載豐驚訝看著伏在地上的阿喬, 馬上走上前.

突然紫禁城大門打開, 有一老宦官鬼鬼祟祟地背著一扎數匹綢緞走出來.

"啊? 你不是醇親王府的金載豐? 你幹嘛還留在這裡? 你阿瑪不是也跟著皇上太后等人竄到西安嗎? 整個紫禁城已經空無一人囉......"

說畢, 那名宦官步履爛珊地背著他的"寶物"離開. 聽畢, 載豐再回望伏在地上已經氣絕的阿喬, 然後他慢慢地抱起她. 當他觸摸到她絲襪包蓋著的大腿, 那種柔軟順滑的感覺, 鈎起從前阿喬對待他的美好回憶.

"為什麼?" 載豐仰天長嘯.

這時候皇軍一馬當先闖至紫禁城門前, 見狀亂槍數射. 臨死前, 載豐一邊輕撫著阿喬穿著絲襪的大腿, 一邊勉強地爬至阿喬身上, 輕吻她的嘴唇過後, 倒臥在她的乳溝上, 一睡不起了.

次日中午, 佔領北京城的八國聯軍公開對載豐師父王正誼斬立決, 一眾老百姓在冷漠圍觀.

5 comments:

Devero012 said...

Hey,it's me Chris^^ can you translate the fiction stories you post in your enrires..I would LUV to know what you're writing about..email me about it! ^^

Kunoichi Terminator said...

If you wanna do translation between Traditional Chinese to Simplified Chinese, you can use the tool at http://www.kanhan.com/tdc/tools3.html

If you wanna do it amongst other languages, you can use the tool at
http://world.altavista.com/

If you have any comment or creation,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works here or send it to me via Email.

Devero012 said...

hey,it's me^^ I just wanted to tell you..you ROCK!^^ NO JOKE! thank you SOo~ MUCH! I'll be emailing you!

Kunoichi Terminator said...

If you wanna find a real female ninja, I think you'd better join some Ninjutsu (Ninja Magic) class. The following is what I found in the Internet:

Columbus Ninjutsu Club: http://www.columbusninjutsuclub.com/articles/kunoichi.html

Warrior Quest International:
http://www.warriorquest.com/kunoichijutsu.html

Good luck.

Devero012 said...

Hey, it's me Chris!^^ thanks! I'll be emailing you..PLEASE don't worry!^^ I got ur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