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8, 2006

Fiction: 三戒並序

吾恆惡世之人, 不知推己之本, 而乖物以逞. 或依勢以干非其類, 出技以怒強, 竊時以肆暴, 然卒迨于禍. 有客談麋驢鼠三女, 似其事, 作三戒.

江 西某班主回家途中遇一孤女 (阿麋), 憐其身世, 遂帶返家中收養. 一進家門, 班主之拳手們一見其女, 望其穿著黑色絲襪與白色球鞋, 蠢蠢欲動, 擦拳摩掌. 班主於是發怒, 大聲喝退那群拳手. 從此以後, 班主著那少女去接近那群拳手, 讓他們混熟, 並示意那群拳手不許輕舉妄動. 日子良久, 那群拳手都能根據班主之意向行事, 少女則忘記自己身世, 以為與拳手們一樣是武林高手, 兩拳相碰, 有時翻身仰天, 一會俯身伏地, 他們越來越隨便. 那群拳手懼怕班主, 跟少女相處融洽, 不過經常露出惡相. 一年以後, 一次少女獨自出門, 束了一條小辮子, 身穿牛仔短裙, 襯黑色絲襪褲與白色球鞋. 看見擂台上幾個不相識的拳手, 就跑上去想跟他們切磋武藝. 那群拳手眼見一黑絲長腿跑至擂台, 又喜又惱, 一起揮拳亂打, 擊斃方休. 少女屍首衣衫破碎, 只有絲襪完整無缺, 伏誅擂台上. 少女臨死還不知何故.

黔地內陸, 少外人. 某日資公司派了一名女職員 (驢子)至當地搜查當地機密. 那名女職員留著長長秀髮, 身穿黑色套裙, 黑色絲襪褲及高尖跟鞋. 當她走進一政府重地, 保安員看見她鬼鬼祟祟, 衣著異於當地風俗, 以為是神人, 反而躲在柱子後偷看. 後來慢慢接近她, 謹慎小心地觀察, 不知其何方神聖. 突然其女轉頭回望, 保安員非常害怕, 逃到遠遠, 以為其女來追殺自己. 可是來回觀察, 感到她沒有什麼本領, 同時習慣了她的動作. 後來又靠近一些, 尾隨跟著, 始終不敢上前擊撲. 後來又更加接近, 開始觸摸冒犯. 那名女子不勝其煩, 摑了他一掌. 保安員高興起來, 心裡盤算地說: 技至此已. 於是從後上前一手抱著她的腰部, 其女爭扎, 雙腿絲襪互擦, 嘎嘎作響; 另一手執著她的臉頰, 用力一轉把她的頸椎扭斷. 她頓然斷氣身亡, 外套下的襯衣更被撕碎, 屍首被吊在轅門外, 雙腿穿著黑色絲襪懸懸垂著. 唉! 穿著奇異以為有德性, 動作敏捷以為有才能. 保安員雖然力大兇悍, 疑慮畏懼, 到底不敢隨便動手. 現在落得這般模樣,可悲啊。

湖南零陵地方有一珠寶商人, 對於當地官僚幹部異乎尋常地畏懼. 恰巧幹部女兒中有好盜者, 愛穿著黑色絲襪褲, 外穿泳衣, 絲帛繫腰, 再穿綿襪套及高跟鞋, 嚴如跳舞女郎或日本動畫的女怪盜. 她們 (鼠集團)經常潛入當地商舖盜竊. 為了討好高員, 那名商人不許聘請保安員, 不許員工捉拿女盜, 成為禁例. 連得他家的金銀珠寶都任憑光顧, 從不過問. 因此女盜們頻頻作案, 每次都盡興而歸, 從不出亂子. 到後來, 女盜在白天更大模大樣地搶劫, 夜晚更逐屋逐戶光顧, 使百姓慘度終日. 幾年之後, 那名商人搬到別的省市. 其商舖易手, 新的商人與中央有交情, 並疾惡如仇. 女盜依舊胡作非為, 那商人說: 這是暗中出沒的壞東西, 破壞作惡特別厲害, 不過怎麼到了這個地主步呢! 於是他邀集一旅武警, 封鎖商舖埋伏. 當女盜光顧完畢逃走之際, 逐一斬殺. 有些斬掉頭顱, 有些被腰斬, 有些從很刺殺, 有些從下體刺上, 各女盜身首異處, 只剩下整整穿著絲襪的雙腿. 被殺死的女盜堆積如山, 把它丟棄在隱暗角落裏, 臭氣幾個月才散掉. 唉! 這些女盜還以為飽食終日而不出亂子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