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05

Fiction: 女忍者的緣由

黑色絲襪配白色球鞋是現代少女的時尚服裝, 以前日本亦早已有類似的潮流 - 封建時代的藩主喜歡收養一群美少女, 穿著深沈的夾衣, 黑色網狀連身襪及如球鞋的輕便草鞋. 她們是誰......

一五九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山岐城的守衛武士發現城主房間出現了一陣黑影, 於是召了幾十人埋伏房間四周. 黑影終於出現, 原來是名黑紗蒙臉的少女. 在圓月的銀光下, 她白晢的肌膚, 黑紗後的紅唇與水汪汪的眼睛兒組合成一副惹人憐愛的藝術品. 她身穿的深藍色夾衣與黑色網襪更展露她窈窕的身材與修長的美腿. 守衛武士無不對眼前的可人兒目瞪口呆.

然而殺戮也開始於這一刻. 她欲以個人之驅及手中的三寸匕首突圍, 但她的對手是數十位劍術超凡的武士及農兵. 最後衛軍教頭山岐半兵衛把重傷的她推到屋外, 給她致命的一刀. 她終支撐不住, 呻吟一聲, 雙膝落地, 伏屍雪上. 半兵衛著農兵處理屍體, 而自己則向城主報告事件. 部份農兵對她的身軀姦淫過後, 便把屍體拋到深坑去了.

幾天後, 山岐武士們到一間酒館消遣, 談論前幾天的刺客事件.

一武士搶著說: 我認爲她是一名抱打不平, 武藝高超的女俠. 因爲我們城主與米商勾結推高米價, 所以她想要脅城主降價. 幸好我出手及時, 趁她揮出匕首的一剎那, 我一刀腰斬, 她哼了一聲便立即倒地了.

另一位提高桑子道: 嗐說. 她是一位暗戀城主卻未被寵倖的女子, 因愛成恨, 決意手刃負心郎. 那時我一刀沿著她修長的腿子插進她的陰道, 她頓時四肢無力. 然後我再用力推進, 她便大喊一聲. 當我把刀子拉出, 她已流血不止, 伏屍我的刀下了.

對面一位醉紅了臉的武士笑道: 哈哈, 大家倒會吹噓. 其實她跟我們一樣, 是一位追求劍術最高境界的武癡, 欲挑戰城主大人. 可惜技不如人, 我一刀撩起她的面紗, 看過她的櫻唇, 然後一揮削斷她的頸動脈, 她呻吟一聲便斷氣身亡.

這時有一位捧著酒瓶的歌伎緩緩走過來笑說: 各位大爺真會誇大.

衆人聽後便齊聲抗議: 妹子, 你可不要看少咱們的劍技. 山岐城的太平皆因我們吧.

歌伎掩著嘴角笑道: 小女子又怎會看少各位官爺哩. 我的意思是大爺們誇大了那位女子的身份了. 她不過是一個被大爺制服了的女忍者. 女忍者都是因爲農村家庭貧窮拮据又重男輕女, 農民便會把初生女嬰賣給藩主. 藩主用慘無人道的方法訓練她們成沒有思想感情, 唯指令是從的漂亮死士. 所以她不會如大爺所言, 又行俠仗義, 又追求愛情或武藝, 那太奢侈了. 女忍者不過徒有人類軀殼而被衆人遺棄的苦女人.

衆人聽後便啞口無言, 沈思良久, 道: 原來如此. 妹子, 你又爲什麽知道那麽詳細呢?

那歌伎拉開胸口的衣服, 露出兩個乳頭, 及她身穿的黑色網衣, 陰沈地說: 因爲我也是一名女忍者.
這時酒館全衆武士已吐出黑血, 伏倒榻榻米上, 中毒身亡.

...... 相隔數個世紀, 女子的服裝沒多改變, 貧富懸殊的問題亦如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