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6, 2005

Fiction: 女忍者與特警

PART I

二零零三年是中國人驕傲的一年, 因爲中國人終於發射了第一枚載人太空船環繞地球了. 當然這項創舉得靠多位幕前幕後的同志齊心合力, 而廣州反恐特警隊更是功不可沒. 在除夕當夜, 反恐隊慶祝他們保衛載人太空船的成就, 歌頌護船有功的林堅上校. 然而, 主角林堅卻遠離熱鬧, 走到陽臺, 一人獨憔悴......

林堅回想起一年前被委派到香港中文大學喬裝學生而暗中保護載人太空船的特製引擎. 他初臨貴境, 除了他的口音與樣子外, 明顯他是一名內地人. 幸好香港的大學生來自五湖四海, 內地學生人數更是交流生之冠, 所以他不致被揭穿身份.

"你是新來的嗎? 上商學院的課堂要穿西裝嘛, 不然教授會不高興的."

林堅覺得那是第一次有生以來聽到最甜美的聲音. 那女子搬開鄰座的書本, 讓他坐下來, 不用被四周穿西裝的人群的奇異眼光盯著.

套套西裝雖然看來差不多, 林堅倒覺得身旁的女子與衆不同. 無論她黝黑的長髮, 樽頸的黑襯衣, 筆直的黑外套, 光滑的黑絲襪, 貴氣的黑高跟鞋, 都在他的腦海繞梁三日. 因爲林堅人生路不熟, 朋友又不多, 所以跟那位女子特別投契, 後來更違反專業守則, 跟那女子談戀愛. 那名女子原來是日裔人士, 名叫伊賀玖淩.

"林堅同志, 今夜是你的大日子, 幹嘛不跟大夥兒玩玩" 林堅的上司尹上校打斷了他的回憶.

"對不起, 今夜倒工作忙, 累透了."

"真人不說假話. 今天是除夕, 大家都輕鬆一番, 又怎會只有你獨個兒忙哩?"

"......" 林堅看著衆人玩得得意忘形, 又令他想起他與玖淩甜蜜的回憶.

玖淩是動靜皆宜的女孩, 不但她成績優異, 而且喜好多項運動. 排球, 羽毛球, 舞蹈, 空手道都是她的至愛. 她還有另一項特別之處, 無論平日上課, 逛街或做運動, 她總穿著黑色絲襪褲. 那時林堅不覺出奇, 因爲香港女生多愛穿絲襪褲配球鞋, 以顯活潑形象. 而黑色絲襪褲在玖淩的長腿更達到人間的至美. 當她跳起刹球, 橫步接球, 提起腳步的舞姿或是飛身踢腿的英姿, 加上她天真漫爛的笑容, 真是傾國傾城. 林堅那時覺得看著玖淩玩樂是他人生最快樂的時刻.

"林堅, 紅酒好嗎?" 林堅望著尹上校拿著的紅酒, 如血般紅的紅酒, 不期然想起他四月的回憶.

那時剛收到情報, 日本的間諜將會於當夜潛入大學實驗室, 竊取及破壞太空船的資料. 於是林堅決定在實驗室埋伏, 捉拿間諜.

待到淩晨三時多, 那時林堅困極了, 目標卻在這一刻出現. 林堅等待黑影準備動手的一刹那, 走出來: "我是中國人民共和國廣州反恐特警隊林堅中校, 現時發現你非法闖入禁區, 懷疑竊取國家機密文件, 現在正式拘捕你."

林堅眼前的黑影像是一名女子. 她用黑紗束起黝黑的長髮, 穿著樽頸的黑襯衣, 筆直的黑外套及套裙, 光滑的黑絲襪, 貴氣的黑高跟鞋, 套著黑絨手套和蒙著黑色面紗.

那是林堅真是膽戰心驚, 因爲他手上沒有任何武器(法律不允許), 而更令他驚訝的是, 眼前的黑衣人緩緩脫下她的面紗, 她竟然是伊賀玖淩.

林堅真是晴天霹靂, 聽著玖淩道: "林堅你竟然是特警."

大家互相打量對方, 雙方的眼神都充滿 異與無奈. 過了半分鐘, 玖淩再披上面紗: "大家各爲其主. 你眼前的是大和忍者伊賀玖淩!"

話畢, 玖淩沖上前揮出重拳, 擊中林堅的肚臍位置. 戰鬥開始了.

因爲雙方都是久經訓練的戰士, 所以起初雙方都打得鹿死誰手. 你一拳我一腿, 雙方互有損傷, 雖然林堅偶有捉著她的腿子, 把她摔到地上, 不過玖淩始終占了上風, 因爲絲襪過滑及鞋跟上的刀片, 她戰鬥中亦不失美態; 她跳高如燕, 橫移如豹, 提腳如火, 飛身如風. 最後林堅傷重躺在地上, 玖淩走上前, 蹲下來, 扼住他的頸項, 流著眼淚來.

"你有沒有真正的愛過我" 垂死的林堅問.

"我永遠愛著你. 我沒有欺騙過你." 玖淩哭泣地說. 林堅看到黑紗後的櫻唇在顫抖著.

過了數秒, 玖淩松了手, 離開林堅, 走到太空船引擎, 準備動手. 動彈不得的林堅既怒且恨地看著她在破壞祖國事業於一旦.

在這一刻, 突然有一位金髮男子出現, 操流利的美式英語, 身材巨型龐大. 玖淩見狀便走上前來蹲下, 像以前忍者拜見城主般. 躺著林堅聽著他們用英語交談.

"玖淩, 站過來讓你看看最新的情報." 那男子道.

當玖淩站過去的一刻, 那男子突然雙臂熊抱著玖淩. 那男子大概有六 高, 玖淩被緊緊抱起, 雙腳離地, 掙扎著. 那時侯那男子身下有一條巨型管子伸進玖淩的裙底裏, 跟著玖淩淒厲慘叫, 而管子慢慢滲著鮮紅色的液體.

全身癱瘓的林堅眼睜睜地看著那恐怖的情境卻無所作爲而感到憤怒不止. 這時候, 那男子越抱越緊, 像要扼碎玖淩的身軀; 而玖淩的聲音越來越淒厲, 但氣息卻越來越薄弱. 數分鐘後, 手穿黑絨手襪握著拳頭的雙臂經已垂下, 而腳穿光滑黑絲襪褲的雙腿已不再掙扎, 停止. 那男子見狀, 扼住她黑紗圍著的頸子, 把她從那巨型管子中撥出來. 卡察一聲, 那男子然後鬆手. 玖淩的雙膝著地, 身體如羽毛般輕躺在從她身內流出的的鮮紅液體上.

那時林堅完全被嚇呆了. 更出奇的是, 那男子背起玖淩的身體, 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對著林堅道: "朋友, 你的同伴很快來救你. 不用擔心." 話畢, 那龐大的身影如煙霧般消失了.

林堅醒後, 發現自己已在廣州城醫院的病床上. 後來他把整件事件如實報告給尹上校. 因爲太空船絲毫無損, 而且載人太空船任務成功, 林堅被國家褒揚爲人民英雄.

"她死得實在..."

"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 日本不是中國的愛人, 美國更不是中國的朋友.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拿著紅酒的尹上校以深邃的眼神望著林堅道.

究竟他的話是關於林堅, 還是風起雲湧的中美日關係呢?

*****************************
PART II

我小名叫李燦, 是一名典型香港書蟲, 沈迷女忍者系列小說. 因爲覺得女忍者與特警有點遠離現實, 大感不滿, 所以決定繞過作者, 親自專訪書中人物, 探過究竟.

首先我親自到廣州市, 訪問書中未曾出現卻屬關健的人物, 林堅的二叔林臻.

李: 林世伯你好, 林堅是我的偶像, 據聞他當了人民英雄, 我特來道賀.

林: 客氣了. 那時堅兒被送入醫院, 真是嚇壞了我. 我把堅兒交給老尹, 他竟差點兒送到地府去.

李: 現在他當了人民英雄了. 玉不琢不成器哩.

林: 其實老尹倒知這件任務艱巨危險. 他真狠! 看中堅兒年少氣盛, 熱誠幹勁, 把那天大的任務交給他.

李: 他老人家又怎會知呢?

林: 我自當紅衛兵時已認識老尹. 他是徹頭徹尾的老頑石, 整天吟著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說起話來同志前同志後. 你看當了上校還不時穿那又皺又臭的中山裝. 不過他確有過人之處, 軍委讓他在廣州駐守, 審視當前港澳臺及國際局勢.

李: 噢, 真是意想不到. 爲什麽他那麽棒還是一名上校呢?

林: 小夥子, 你還年輕, 不明白官場規則. 現在大家向資本靠攏, 向老外靠攏, 那個老頑石又怎會升職呢? 堅兒告訴我, 除夕宴會時, 他整夜拿著紅酒, 一滴也不沾. 哈哈.

李: 原來如此, 照你所言, 他望著紅酒也不是味兒.

林: 對呀.

李: 多謝你跟我這個後輩談了大半天, 下次再談吧.

我離開了林臻的家, 乘車回港, 路過美國領事館, 竟然發現如書中形容的金髮男子. 於是, 我馬上下車跟蹤. 可惜卻被反跟蹤, 把我帶到一胡同處.

李: er... I am British, not Chinese. I take BNO passport.

山: 小朋友不用怕, 我會說廣東話的. 我叫山姆.

李: 呀... 你好... 你是不是那個在中文大學......

山: 噢, 這一件事你都知道, 你可不簡單. 不過我們美國人很老實, 不會隱瞞的. 對, 我是中情局遠東區指揮山姆. 我很高興認識你, 小朋友.

李: 你... 你真是殺死伊賀玖淩的那位男子?

山: 小朋友, 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像中那般簡單. 玖淩留了那中國人的活口, 便危及日本與我國的利益. 根據美日防衛條約附錄及中情局專業守則, 我是有責任處決叛國分子.

李: ...... 你那可怖的管子?

山: 小朋友不要想歪. 那是我用大腿肌肉操控的超塑膠管子. 其實, 我跟玖淩曾合作過, 明白她的功力絕對是我之上, 我熊抱時也感到力不從心, 我稍有差池反會必死無疑. 因爲她是全方位忍者, 所以我惟有從她的唯一弱點攻擊.

李: 弱點?

山: 哈哈, 哪有處女會訓練自己的陰道哩.

李: 那麽, 你爲什麽放過林堅?

山: 既然機密已泄, 我可以做的只有賣個順水人情給我國的策略性夥伴. 你們的領導還沾沾自喜哩. 哈哈.

李: 哦... 當初拉登與侯賽因好像還是美國的親密盟友, 不是嗎?

山: 小朋友, 你倒有小聰明. 夜深了, 你還是回家吧. 努力讀書, 中情局隨時等侯你的. 哈哈.

雖然我在山姆面前表現強硬, 但是心裏害怕得很. 待他離去, 我快要嚇得四肢無力了. 回家後隨即躺在床上睡了.

伊: 李燦, 你在找我嗎?

李: 你是? 哦, 你不是伊賀玖淩? 太棒了! 你真人比書中形容得還要漂亮啊.

伊: 多謝你的誇獎, 我很高興跟你見面.

李: 恕我真言. 你那柔順的秀髮, 白裏透紅的臉龐, 精瑩有神的眼睛, 玲瓏浮凸的體態, 加上雙耳上的珍珠飾串與修長的雙腿穿上的黑色光滑絲襪, 真是教人神迷顛倒. 伊賀小姐, 我很迷戀你的, 你可以在這本小說簽名嗎?

伊: 當然可以. 我非常樂意爲你簽名, 令喜歡我的人開心, 反正我已經死去了.

李: ...... 對不起.

伊: 沒關係. 自我懂事那一刻, 我知道自己會隨時喪命的.

李: 爲什麽?

伊: 因爲我是一名忍者. 姑且不論我們日常地獄式的訓練, 凡危險重重, 九死一生的任務會交給草根階層的忍者去做的, 猶其給命賤如蟻的女忍者. 所以有人謔稱女忍者爲九之一, 取其諧音相關.

李: 你生得那麽漂亮, 又大方得體, 你不用當忍者, 你可以當個賢妻良母. 也許以你的品學兼優, 動靜皆宜的優點, 當一位女強人也可以. 爲什麽去當個九死一生的女忍者呢?

伊: 多謝你的欣賞. 其實我們的訓練已包括學習不同的知識及美容打扮. 只有美貌, 智慧與武藝俱全的女忍者才有機會完成任務, 例如是刺殺.

李: 刺... 殺...

伊: 對不起嚇壞了你. 說來真是慚愧, 雖然我不知道山姆指揮要非殺我不可, 但是照我所知, 我是唯一讓他雙手沾了血腥的人. 而我...

李: 你又...殺了多少?

伊: 忘記了, 大概過千人吧.

李: 你... ...

伊: 真是非常抱歉, 嚇壞你了. 我這個人真是死有餘辜. 嘻. 因爲我要隨時執行任務, 所以我經常穿著既有防衛功能, 又可增加走動速度及促進新陳代謝的忍者特製連身黑絲襪褲. 不過你們男生卻老是盯著人家的腿呢. 嘻.

李: 你們日本爲什麽要幹那麽壞事?

伊: 那可不是壞事. 我們日本不像你們中國地大物博, 我們每天都活在生死只差一線的境地. 得要國民生活安隱, 我是願意犧牲的. 我們還要與其他列強組聯盟, 雖然我還不明白美國方面要殺死我.

李: 伊賀小姐, 你太激進了. 我們其實可以和平共存的.

伊: ...... 李燦, 我欣賞你的善良, 但是自懂事以來, 我已不相信那回事了.

李: ......

伊: 不過, 你們中國人善良的倒也不少. 想起林堅那率直, 幹勁又細心的樣子, 真是教人甜在心頭.

李: 哈, 你想起林堅便笑得那麽甜絲絲. ...... 呀, 開心的你爲什麽又哭出眼淚來?

伊: 對不起... 我失態了. 我... 衷心... 保佑林堅生活快樂, 忘記我這個人吧.

面對伊賀玖淩這個可人兒, 真是有說不出的興奮. 可是從言談中, 我開始明白尹上校書中的對白. 後來, 她轉身離去, 看著她優雅的步姿, 聽著富節奏感的腳步聲, 但想著林臻, 山姆和她的說話, 心中有百般的矛盾.

第二天早晨, 我發現自己還躺在床上, 身旁的小說沒有伊賀玖淩的簽名. 反思良久, 決定到入境事務處更改身份證, 轉回中國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