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5

Fiction: 女忍者的緣由

黑色絲襪配白色球鞋是現代少女的時尚服裝, 以前日本亦早已有類似的潮流 - 封建時代的藩主喜歡收養一群美少女, 穿著深沈的夾衣, 黑色網狀連身襪及如球鞋的輕便草鞋. 她們是誰......

一五九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山岐城的守衛武士發現城主房間出現了一陣黑影, 於是召了幾十人埋伏房間四周. 黑影終於出現, 原來是名黑紗蒙臉的少女. 在圓月的銀光下, 她白晢的肌膚, 黑紗後的紅唇與水汪汪的眼睛兒組合成一副惹人憐愛的藝術品. 她身穿的深藍色夾衣與黑色網襪更展露她窈窕的身材與修長的美腿. 守衛武士無不對眼前的可人兒目瞪口呆.

然而殺戮也開始於這一刻. 她欲以個人之驅及手中的三寸匕首突圍, 但她的對手是數十位劍術超凡的武士及農兵. 最後衛軍教頭山岐半兵衛把重傷的她推到屋外, 給她致命的一刀. 她終支撐不住, 呻吟一聲, 雙膝落地, 伏屍雪上. 半兵衛著農兵處理屍體, 而自己則向城主報告事件. 部份農兵對她的身軀姦淫過後, 便把屍體拋到深坑去了.

幾天後, 山岐武士們到一間酒館消遣, 談論前幾天的刺客事件.

一武士搶著說: 我認爲她是一名抱打不平, 武藝高超的女俠. 因爲我們城主與米商勾結推高米價, 所以她想要脅城主降價. 幸好我出手及時, 趁她揮出匕首的一剎那, 我一刀腰斬, 她哼了一聲便立即倒地了.

另一位提高桑子道: 嗐說. 她是一位暗戀城主卻未被寵倖的女子, 因愛成恨, 決意手刃負心郎. 那時我一刀沿著她修長的腿子插進她的陰道, 她頓時四肢無力. 然後我再用力推進, 她便大喊一聲. 當我把刀子拉出, 她已流血不止, 伏屍我的刀下了.

對面一位醉紅了臉的武士笑道: 哈哈, 大家倒會吹噓. 其實她跟我們一樣, 是一位追求劍術最高境界的武癡, 欲挑戰城主大人. 可惜技不如人, 我一刀撩起她的面紗, 看過她的櫻唇, 然後一揮削斷她的頸動脈, 她呻吟一聲便斷氣身亡.

這時有一位捧著酒瓶的歌伎緩緩走過來笑說: 各位大爺真會誇大.

衆人聽後便齊聲抗議: 妹子, 你可不要看少咱們的劍技. 山岐城的太平皆因我們吧.

歌伎掩著嘴角笑道: 小女子又怎會看少各位官爺哩. 我的意思是大爺們誇大了那位女子的身份了. 她不過是一個被大爺制服了的女忍者. 女忍者都是因爲農村家庭貧窮拮据又重男輕女, 農民便會把初生女嬰賣給藩主. 藩主用慘無人道的方法訓練她們成沒有思想感情, 唯指令是從的漂亮死士. 所以她不會如大爺所言,…

Fiction: 女忍者與特警

PART I

二零零三年是中國人驕傲的一年, 因爲中國人終於發射了第一枚載人太空船環繞地球了. 當然這項創舉得靠多位幕前幕後的同志齊心合力, 而廣州反恐特警隊更是功不可沒. 在除夕當夜, 反恐隊慶祝他們保衛載人太空船的成就, 歌頌護船有功的林堅上校. 然而, 主角林堅卻遠離熱鬧, 走到陽臺, 一人獨憔悴...... 林堅回想起一年前被委派到香港中文大學喬裝學生而暗中保護載人太空船的特製引擎. 他初臨貴境, 除了他的口音與樣子外, 明顯他是一名內地人. 幸好香港的大學生來自五湖四海, 內地學生人數更是交流生之冠, 所以他不致被揭穿身份. "你是新來的嗎? 上商學院的課堂要穿西裝嘛, 不然教授會不高興的." 林堅覺得那是第一次有生以來聽到最甜美的聲音. 那女子搬開鄰座的書本, 讓他坐下來, 不用被四周穿西裝的人群的奇異眼光盯著. 套套西裝雖然看來差不多, 林堅倒覺得身旁的女子與衆不同. 無論她黝黑的長髮, 樽頸的黑襯衣, 筆直的黑外套, 光滑的黑絲襪, 貴氣的黑高跟鞋, 都在他的腦海繞梁三日. 因爲林堅人生路不熟, 朋友又不多, 所以跟那位女子特別投契, 後來更違反專業守則, 跟那女子談戀愛. 那名女子原來是日裔人士, 名叫伊賀玖淩. "林堅同志, 今夜是你的大日子, 幹嘛不跟大夥兒玩玩" 林堅的上司尹上校打斷了他的回憶. "對不起, 今夜倒工作忙, 累透了." "真人不說假話. 今天是除夕, 大家都輕鬆一番, 又怎會只有你獨個兒忙哩?" "......" 林堅看著衆人玩得得意忘形, 又令他想起他與玖淩甜蜜的回憶. 玖淩是動靜皆宜的女孩, 不但她成績優異, 而且喜好多項運動. 排球, 羽毛球, 舞蹈, 空手道都是她的至愛. 她還有另一項特別之處, 無論平日上課, 逛街或做運動, 她總穿著黑色絲襪褲. 那時林堅不覺出奇, 因爲香港女生多愛穿絲襪褲配球鞋, 以顯活潑形象. 而黑色絲襪褲在玖淩的長腿更達到人間的至美. 當她跳起刹球, 橫步接球, 提起腳步的舞姿或是飛身踢腿的英姿, 加上她天真漫爛的笑容, 真是傾國傾城. 林堅那時覺得看著玖淩玩樂是他人生最快樂的時刻. "林堅, 紅酒好嗎?" 林堅望著尹上校拿著的紅酒, 如血般紅的紅酒, …

Fiction: Big Money

金融小子的劇情終於到達尾聲; 白戶則道的連環計成功拖垮假賬滿盈的松葉銀行, 打倒了他的宿敵山崎史彥.

山崎史彥在香港的代理河井美紀 眼看營幕上松葉銀行的股價暴跌, 心亂如麻. 她抓著她那柔長的秀髮, 苦思何營救她的上司. 大概祖先出身忍者世家, 河井美紀對山崎史彥保持一貫女忍者對主公的忠誠, 也因此山崎史彥放心把香港的業務交給她打理, 自己專心回國力敵白戶則道.

突然, 河井美紀的手機響起了. 那是她與山崎史彥秘密通訊的電話號碼. 她接過電話, 馬上喊著: 老闆怎麽辦, 松葉的股票被人大量拋售! 對方則應道: 你應知道松葉已完蛋了. 河井美紀聽出那不是山崎史彥的聲音, 冷靜詢問對方身份. 原來對方是白戶則道, 他告之他擁有大量她與山崎史彥的資料, 包括那個秘密電話號碼. 他著她把松葉銀行在香港的資料庫密碼告之他的朋友, 隨即挂斷.

通訊中斷的一刻, 一位中年白人走進河井美紀的辦公室, 並自我介紹: 我名叫艾爾敦, 香江銀行的亞太區總裁, 是白戶則道的好朋友.

雖 然艾爾敦是一位白人, 但是頗熱愛東方文化, 對東方女子更有一番品味. 他第一眼發現山崎史彥的副手原來是一位擁有黑黝長髮, 透紅臉頰, 玲瓏身段, 修長美腿的儷人, 大感驚訝. 河井美紀當天身穿銀白中袖襯衣, 黑色粗紋短裙, 腰系鐵鏈腰帶, 腿套黑色薄身絲襪褲, 腳踏黑皮高跟鞋, 這樣的裝扮更使艾爾敦目定口呆. 他對河井美紀的辦事能力爲香港銀行界的佼佼者早有所聞, 今天見到的確實是智慧與美貌並重的藝術.

他概歎山崎史彥時不予我, 縱使有如此般的幫手都敗在白戶則道的手上, 那大概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吧.

過了幾秒, 艾爾敦從陶醉中回到現實. 他向河井美紀解釋, 現在她沒有選擇, 著她不要爲了維護山崎史彥而做出既損客戶利益, 破壞公義, 而又於事無補的傻事. 況且就算她不作供, 警方遲早查得水落石出, 那時候其他不見得光的醜事都會一傳千里.

河 井美紀聞之色變, 苦前想後, 在艾爾敦前來回踱步. 對艾爾敦來說, 那是另一機會給他欣賞她的美腿. 不, 應是整個優美的曲絲個體. 最後, 河井美紀滿眶淚水, 道出密碼. 艾爾敦臨走前說他賞識她的才能, 著她過到香江銀行當管理層. 不過河井美紀一口拒絕, 並請他儘早離開, 於是艾爾敦唯有帶點失望而去.

艾爾敦離開後, 流著眼淚的河井美紀拉下室內所有窗簾, 從保險箱拿出一盒紙箱, 內裏是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