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2, 2016

Spy Agents in Central

There is no doubt that economic recession is coming. In order to survive, some companies take extraordinary actions such as stealing confidential economic assets by Female Spy Agents. Are they ready to commit missions?














Monday, January 11, 2016

Fiction: 孫策之死

收到了黃祖將軍行刺孫策的密令, 我與兩位金蘭姊妹潛入孫策經常狩獵的丹徒, 伺機行事. 一如以往, 我們穿了貼服的黑色絲質連體緊身衣, 外面則穿著半透黑紗夜行衣, 面披黑紗, 在孫策必經之處埋伏.

孫策騎的是精駿寶馬, 馳驅逐鹿之際更一馬當先, 隨從人等脛自落後. 當孫策獨自一人下馬, 我們三人便伺機躍出, 揮刀刺向目標去.

雖然孫策乃一代名將, 但是我們論人數, 論時機也應佔了便宜. 豈料孫策勇猛難擋, 格刀十數下, 我們已經抵擋不住. 一名姊妹被孫策橫刀腰斬, 凌空打轉摔在地上. 她沒有即時死去, 於是孫策再補上一刀, 直插子宮, 然後慢慢轉動刀鋒. 那名姊妹躺在地上一邊抽搐, 一邊慘叫, 直至孫策抽刀方才氣絕.

另一名姊妹打算乘孫策分身不下從後施襲, 怎料他剛剛抽刀卻不運刀, 竟然運腿踢出地上的短刀, 一下子便穿過小腹, 姊妹來不及反應, 瞪眼凝視, 然後雙膝落地蹲在孫策面前.

實在強弱懸殊, 我被孫策的氣勢壓得不知所措, 手足來不及反應而他已經走到我的面前, 並架刀在我的脖子上. 當我以為他會一刀把我梟首, 他卻先把我的面紗摘下.

「哼! 想不到陰險的刺客生得一張嬌嫩的娃娃臉?」

沒錯, 我只有二十歲, 現在要死了.

他雙掌游移在我的雙乳之上, 讓夜行衣與緊身衣在乳頭上摩擦. 我的呼吸開始加速, 汗水開始自前額、頸部、私處滲出…

「啊……」我呻吟著。「殺了我,求你殺了我吧!」

「還沒有這麼快, 賤人. 」他縱聲大笑。「行刺我的是沒有好下場, 我要慢慢蹂躪你, 要你慢慢折磨而死.」

他吸吮我的乳房,我並未抗拒,甚至還把背部弓了起來,挺起胸口以獻上我的雙乳。

「哦, 怪不得穿著貼服的絲質緊身衣, 原來是個蕩婦呢!」他說道. 我沒有反駁, 更是將雙臂及雙腿纏繞在他身上.

敵人身體開始推進, 我可以感覺到男性陽物進入, 穿透, 征服……「啊……啊……」我呻吟得更大聲了。

「啊……上我……上我吧……不要…停……求你上我吧…」陽具整根沒入花莖,我徹底放縱的高聲浪叫。我從來都不知道, 當穿著連體緊身衣被人撫弄時能有如此感受, 如此的放縱, 如此的歡愉……(當然我不知道千年之後天蠶緊身衣進化為尼龍絲襪, 當作女間諜的必備凶器)

他使勁抱我的更近一些, 插的更深一點, 就在我們情慾的最高點, 我咬緊自己的下唇, 指甲也深陷他的背部, 抓出了血痕.

「啊……使出你的必殺技, 把我處死吧.……我想要…死……我想要死在…你的刀下……啊……啊………出招啊!……」

他在我的體內一洩如注,我們使勁緊抱著彼此. 突然, 我咽氣死掉.

不久, 一個軍官走來, 從我的背部拔出利箭, 全身由黑絲包裹著的屍體徐徐從孫策的胸膛飄落地下, 而孫策的胸口卻如噴泉般湧出血水, 源源不絕.

這個軍官名叫周瑜.

Friday, November 06, 2015

Fiction: 女間諜的末路

女間諜的末路

半夜,我把公司的機密資料盜取之後,便迅速離開現場。當走到大廈的走廊的時候,便被幾個大漢攔截。我看狀況越來越不妙,正想要揮舞開信刀嚇退他們,他們卻突然一手把我手腕抓緊。他們力氣很大,握緊的我也渾身無力沒辦法掙脫。

我這時只能發出細小的悶哼︰「唔……!」

後面那個就竊笑說︰「呵呵……你想叫救命嗎?女間諜?」前面那個也跟著說︰「對呀!栽在我們手上,你也插翅難飛吧。」

沒錯,間諜失手只有死。可是聽他們的語氣,似乎慢慢蹂躝,痛不欲生,至死方休。我驚恐得雙腿無力,後面那個抽出他麻繩把我的手反綁在背後,而前面那個隔著襯衫摸著我的胸部。綁好了以後,後面那個小鬼則是用力把我的上半身壓下去讓我的屁股翹起來,這動作讓我那件超迷你窄裙更往上縮,只有絲襪沒有內褲的屁股當然就又露了出來。

「咦?挖哩!!唉呀!!女間諜姐姐,身材果然跟其它女性截然不同,早就想嘗嘗你這種的滋味了!尤其是你那雙腿,又長又美!再配上這麼騷的黑色絲襪還有這麼性感的高跟鞋!」

聽到這裡,我心想︰「大事不妙了……。」那個一邊說,一邊開始搓揉我的奶子。我試著掙扎,但是徒勞無功…我的私處因為正正是收藏機密資料的地方,超級敏感,只要稍微刺激一下,我就會全身酥軟,什麼反抗的力氣也沒有,連站都快要站不住……乖乖的任人擺佈……這時我只能發出︰「嗚嗚嗚嗚嗚」的聲音。

後面那個小鬼突然的把一支電棒插進了我的穴裡,並且開始一邊緩慢的抽插,這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沒有防備,放聲的叫了出來︰「啊啊!這樣……不行……喔……人家……會……會那個……啊!」他笑著說︰「呵!這樣才對嘛!!你剛說會那個是哪個?說說看阿!」我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

我說︰「殺死我吧!」

「什麼?怎可以輕易饒過你!」說著又把電棒的旋轉給打開,讓電棒在我的穴裡不停的翻攪!!

「啊……想……想要…被……嗯啊……啊!」

「想被什麼?」

「想被…….喔……想被……處決……嗯啊啊!」

「咦?可是你不是正在被就地正法嗎?呵呵!」一邊說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人家……啊啊!!殺…殺死……殺死我…」

突然之間,另一支電棒又插入我的屁穴去,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慢慢的取代了疼痛……

讓我不禁說︰「哦……插……插進來!殺……殺死……殺死我!請幹我!插進來!」

他似乎又想折磨我,拔出電棒,又用電棒頭磨我的屁眼,我受不了,又開始哭叫:「別這樣整我了!求求你……」我繼續哀求他。

這一次他慢慢地往裡插,三吋、四吋…我忍不住地呻吟:「很深,深……」

五吋、六吋、七吋、八吋……全插進來了,將緊緊的肉洞塞得滿滿的。「嗯哦……對…就是這樣……嗯嗯……插進來!對付女間諜就要這樣子!」

「啊……唔嗯…不行!!……嗯啊…要……要去了啊!」被幹了不到10分鐘,我的身體與臀部微微的抽蓄……「喔!!嗯……唉呦!……怎麼……會…這麼……啊…!!!」

「啊……好棒!!我不知道…原來…被人家蹂躝…哦…會…會這麼……啊!!噢…用力……啊!繼續干人…你們…輪流來干死它…呀…啊…啊…好…啊…快!…再干進來一點!!對!就是這樣!啊…」

後面那個接著抱住我的臀部,用往上頂的方式幹我!!「哇啊啊!!這……這樣頂……人家…太…太深了…哦!不行…會死…會死掉…啊啊!!」

接著他不停的往上頂我,而且速度是越來越快「哦啊啊!!…這…哦…不行…人家會被干死…啊…哦…會幹死的…死了…哦…你們….好…強…干死了…啊…喔…哦…」

這種姿勢讓我被完全的深入「啊啊!!插…哦…插的好深…啊啊!哦……又頂到了啊!」

「嗯啊…你們好利害……人家是騷貨…是賤人…穿黑色絲襪的女間諜就是該死,不用留情!」

屁眼的刺激讓我幾乎全身無力,只能一邊發出「唔…啊……唔嗯…嗯啊……啊……」的聲音。

這時他同伴把我已經翹的半天高的浪臀更往上抬,跪在椅子上的只好放回地上變成站著然後彎腰的姿勢,我那兩條穿著黑色絲襪褲,踏著5吋高跟鞋修長的腿被他向兩邊分開,然後那條粗壯的高壓電棒就插在我的小穴裡,然後拔出來,又插進去,弄得我全身發顫!!

從被插入開始到現在已經超過40分鐘,我已經只能用力的翹高臀部,兩腿稍微彎曲,膝蓋頂在一起,手扶著前面的小鬼,以免腳軟摔倒,不停的喘氣。

我哀嚎的說︰「好…好利害…不要…停…干我…干死我這個賤貨!」

在經過將近一小時的抽插後,他加快了抽差的速度,一插進來就搞的我淫叫不斷:「唔啊啊!已…已經…插到底了阿!啊啊!你們……啊啊!好利害……小穴…快被搞壞了阿!唔嗯……嗯啊……啊!」

我雙腿早就軟了,已經站不住了,身體一直往下蹲,蹲的太低讓他抽插不順利,只好用外套鋪在地上,讓我跪著,讓我像母狗一樣讓他狂干。

最後,虛脫的我被摔在地上,機密資料隨體液流出體外。大漢們拿取資料,便用麻繩圈套到我的脖子去:「成全你,死吧!」

穿著黑絲套裝裙,黑色連身絲襪褲,黑紗蒙面的我雙眼反白,便這樣地被勒死掉了。

Thursday, October 08, 2015

Politics and Pantyhose


Politics is sometimes linked to sex scandal and sex scandal must have black pantyhose. A woman who wears black pantyhose and is involved in politics is mostly a spy agent. Being one in the center of politic storm, the boy should be careful about any lady with black pantyhose, you know.

Thursday, October 01, 2015

Black Burglar

In HK, under the sun of just, no evil thing can escape. Female burglar with black mask and black pantyhose has no exception.